*雙寫手問卷第七題

    *阿寒點tag:羅尼、魔法、優格君

 

「我覺得你是個很差勁的人。」

    女孩緊揪著水藍色裙擺的拳頭放鬆,雙手垂到大腿兩側,自然地擺正肩膀,挺出一副大義凜然的立正站姿。澄澈深邃的眼眸直盯著眼前的魔法師,顯然是已經知道對方沒什麼好怕的了。

    「小丫頭,你錯了。我並不是一個差勁的人。」魔法師愀然一笑,歪頭的動作使原本就不正的圓頂小禮帽來到滑落邊緣,「我只是一個差勁的魔法師罷了。」

    女孩的神色鬆懈了些。她只是個孩子,怒氣總是點到為止,取而代之的是一點點憐憫、再加上一點點不解。真是個有趣的小姑娘,魔法師從頭到腳打量她。這並不是個特別漂亮的小孩,身上也沒有任何一處值得記住的特點。棕黑短髮削到耳後打薄,像個小男生,尚未發育的體態勻稱健朗,還沒有表現出屬於任何一種性別的特徵:一個沒有性別、沒有分化、沒有特出之處、乾乾淨淨純粹中立的自然的人。

    魔法師也曾經是這樣的。不是什麼一國之君,不是什麼偉大的存在,就是個人。他甚至曾經有個名字,叫作羅--

    「你為什麼要這麼做呢?」女孩緩慢而清晰地打斷了他的思路。「為什麼選擇欺騙?」

    「難道這有什麼不同嗎?」魔法師慵懶地滑下他位於幕後的「王座」--一張簡簡單單的椅子。儘管操作在幕前的他的影分身被多麼富麗堂皇的絲綢雕花龍席承接著,他卻從來沒有想讓真實的自己坐得舒服些。他在意的從來不是這些物質上的東西。「本田得到了頭腦、路德得到了心、菲利西亞諾得到了勇氣,而你,馬上就可以跟我回家了,你們的目的都達到了不是?」

    如果我是真的魔法師,你反而--這句話到了嘴邊又被吞回去,以流暢的語調不著痕跡地輾過。唉呀,說出來不就等於承認自己是個騙子了嗎?羅尼咧齒微笑。其實他並不否認這一點,可是騙子自己承認自己是個騙子未免也太失騙子的格調了。「來吧,我送你回保..利亞。」他牽起女孩柔軟的手,推開落地紗門向他展示門外草坪上膨大、脹大、巨大的熱氣球。山一般巨大的影子邊緣微微晃動,彷彿箭在弦上,就要壓抑不住直上青天的衝動。

    結果啊結果,這世界的一切都是以結果論不是嗎?羅尼勾出一彎淺笑,反手拐著女孩的手領她踏出門外。「結果,結果才是最重要的,這世道就是這樣運作。你最好記著,桃--」

    「為什麼老叫我桃樂絲?」稚嫩中性的嗓音從身後傳來。「我有說過我是嗎?」

    不解鯁住羅尼的步伐,和蟄伏的違和感相印證,復甦了它。

    他回頭看看自己究竟是牽著什麼人。那人的瀏海不似平時中分,而是垂到眼前蓋住白皙的前額。艷陽照射下的他表情蒙在暗處看不清楚。

    「我說啊,」不帶任何偏頗的平穩嗓音開口了:「我可是從來、從來沒有說謊騙人喔。」

    那孩子抬頭看著他說話的對象,湖綠眼眸一貫地通透真誠。羅尼看著他沒有特點的臉、沒有性別的臉,平整得令人過目即忘,直視時卻彷彿詭異歪曲。完全中立無特質畢竟違反常識。他回想著預言中的英雄的特質:女孩、藍裙擺、從天而降、來自--唉管他的反正不屬於這個異世界--哪個什麼什麼偏僻荒涼他不記得的地方、桃樂絲。現在他不確定眼前這人是否是桃樂絲、他甚至不確定--

    「嘿,」羅尼試著保持冷調優雅、玩世不恭的音調。「小丫頭,我--」

    「別再叫我小丫頭了,我有說過我是嗎?」他回身甩開羅尼的手,裙擺在空中轉動出一個大圓。「不要問為什麼。結果啊,結果才是最重要的對吧?」

    羅尼愣在路上。原來一切都搞錯了嗎?黃磚路上的女英雄呢?智慧、善感與勇氣的旅程虛虛實實,似乎從來沒有意義。預言從未成真、呃、或說現在黃磚路上的某處,真正的那名女孩還在預言設下的成長之路奮鬥著?

    名喚保加的男孩等了魔法師許久,最後自己拉起他的手走向熱氣球:「走吧,我們回家去。」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alienated

鴉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