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伯特生日點文(tag:本來有衝動想點波波(誤 身為未來機器人的愛德在發現冰淇淋滴到筆電鍵盤秀逗後跟著秀逗發現自我的小小場景XDDD

 

*這不是程式語言!!!這是作者發明的自我流的長得很像程式語言用來製造氣氛的鬼東西XDDD  deBug魔人勿入XDDD

 

*雖然慢了兩個月(爆)但還是想祝亞伯特生日快樂>w<

 

 

 

Edward = new project();

Edward = read.file(“E.s.t.o.n.i.a”);

Set(Edward);

{

Edward.set(“眼鏡”);

Edward.set(“齊瀏海”)

Edward.set(“優等生”)

Edward.set(“世界第一帥”);

}

/*End set*/  #小立你看我把他設定成世界第一帥喔,有沒有很厲害的說?

 

       

 

        「可以不要亂搞別人的大腦嗎?」托里斯無力地吐槽同事,沒吃晚餐的胃隱隱作痛。要是他的肝臟多長幾條神經大概也痛著。「還有,你可以不必用程式碼註解來和我對話。」

        菲利克斯旋轉座椅面向替他deBug的同事,嘴裡含著吃冰淇淋用的小湯匙。

 

 

 

InputDialog(“可以不要亂搞別人的大腦嗎還有你可以不必用程式碼註解來和我對話”);

*Unknown Error

*Unknown Error

/*End input*/

 

 

 

        「又沒關係,反正他現在還沒有意識。」菲利克斯咬著湯匙語焉不詳。「小立你也吃一點嘛,剛剛阿爾弗雷德拿來很多。」

        「你不要滴到電腦鍵盤就好。」

        「什麼都不吃等一下會昏倒喔。來,多少吃一點,至少有熱量。」

        「我還在忙──好了,」托里斯的手在鍵盤上飛快移動,打出最後幾行字。「基本的意識幫你架構好了。」

 

 

 

InputDialog(“好了,基本的意識幫你架構好了。”) ;

/*End input*/     #萬用型家務機器人E.s.t.o.n.i.a正式啟用。

 

 

 

        「萬用型家務機器人E.s.t.o.n.i.a正式啟用。」

        「動了動了!他說話了耶!」菲利克斯湊近正在測試的產品,像對幼兒說話那樣一字一字咬出:「你˙喜˙歡˙吃˙冰˙淇˙淋˙嗎?」

 

 

 

InputDialog(“你喜歡吃冰淇淋嗎?”) ;

*Error: unidentified info”冰淇淋

/*End input*/     #請問什麼是冰淇淋呢?

 

 

 

        「冰淇淋是用來吃的。」菲利克斯挖起一匙冰淇淋送進嘴裡。「喏,要吃嗎?」

        「機器不能吃冰淇淋啦。」

 

 

 

InputDialog(“冰淇淋是用來吃的。”) ;

InputDialog(“機器不能吃冰淇淋啦。”) ;

/*End input*/

SetNewWord(“冰淇淋”);

While (X=“冰淇淋”)

{

If Y= ”機器

X(Y).edible = false

}

#機器是不能吃冰淇淋的。

 

 

 

        「欸欸欸小心點,不要那麼靠近鍵──」

        「唉唷有什麼關係?冰淇淋那麼好吃,我相信電腦一定偶爾也會想吃吃看的。」

 

 

 

#機器是不能吃冰淇淋的

#機器是不能吃冰淇淋的

#機器是不能吃冰淇淋的

*Error

 

 

 

        「小波你很搞笑喔。」托里斯擦掉剛剛箭步接住的一滴融化冰淇淋,一張衛生紙來來回回擦了又擦,還是覺得手心有乳脂的味道。「這樣會壞掉啦。」

 

 

 

InputDialog(“這樣會壞掉啦。”)

#這樣會壞掉啦

這樣會壞掉……啦。

       

 

 

        ……會壞掉的。」無機質構成的身軀猛然一震,上身僵直正襟危坐。矽膠擬真皮膚繃緊時完全失去了擬真的意義。

        「什麼會壞掉的說?」菲利克斯咬著湯匙前傾身體。「Es……可以直接叫你愛德華嗎?」

        「會壞掉的。」

        「唔,系統好像還不是很穩固。」托里斯轉回電腦。「我再調整一下……啊!小波你在幹嘛?」

        來不及了。香草味的濃稠半夜體──仔細看是無數微米級的細緻泡沫──緩緩填滿鍵盤上的磚牆狀空隙,像是某種不慌不忙的虹吸現象。「我不是跟你說──」

        「會壞掉的。」

        「是啊,會壞掉──等一下,」托里斯抓著一大坨衛生紙的手停了下來。「我明明記得剛剛檢查時已經調成編輯模式了啊。」

 

 

 

編輯模式……什麼意思?

機器吃冰淇淋會壞掉的。

 

 

 

        「可是他沒壞呀。」愛德華指著那台鍵盤慘遭冰淇淋洗禮的筆電。夾縫間的溶液已經開始乾了,凝結成白色膏狀物,鑲嵌到更深的內裏。托里斯正努力在不讓它越卡越深的情況下摳出來。「小波,你去幫我暫停測試──」

        「已經暫停了喔。」菲利克斯舔著最後一口冰淇淋,「他現在是靠著自己的意識在講話的說。」

        「你們想暫停什麼?」

        兩名能稱為人類的人類沉默不語,看著測試中的產品那微妙的警覺神情、那微微牽動眉心的細小肌理──硬體部門的人做得這麼精細嗎?托里斯面無表情,只有下垂的嘴角透露出他的不知如何是好;菲利克斯的神色倒是從頭到尾都沒有太大變化。

        「我得檢查一下。」托里斯將旋轉椅拉了過來,見到螢幕的一刻呆住了──「請回答我的問題。把他人排除在對話以外是很無禮的行為呢,兩位先生。」「小波,你剛剛刪了什麼?」「人家什麼也沒動的說。」──

        螢幕上一片空白。

        「這、這不可能啊,他的意識應該──」

        「他的意識就在這裡唷。」菲利克斯上前敲敲那顆淺金色的腦袋。「欸,你話說得很順了嘛。」

        「我不明白,他的意識應該是程式碼構成的……

        菲利克斯抱住愛德華的臂膀。「小立你不相信他有靈魂囉?」「我也不信。」

        托里斯死灰般的表情崩潰了,露出藏在底下的驚愕。「一定是血糖過低造成的……我真的該吃點東西。」

 

 

 

我個人並不相信所謂靈魂的存在所謂的意識就是大腦運作的過程對我而言就是主機板電路通電斷電的排列組合一旦硬體瓦解意識也會跟著瓦解因為過程是不可能獨立於運作的元件存在的靈魂是否存在這個問題從根本上來說就是一個假議題

 

 

 

        「我個人並不相信所謂靈魂的存在。」愛德華推了一下裝飾用的眼鏡。「所謂的意識就是大腦運作的過程,對我而言就是主機板電路通電斷電的排列組合。一旦硬體瓦解意識也會跟著瓦解,因為過程是不可能獨立於運作的元件存在的。靈魂是否存在這個問題,從根本上來說就是一個假議題。」

 

 

 

等等……這是什麼?

 

 

 

        「這是什麼?」菲利克斯叼著湯匙,盯著螢幕上自動出現的文字。「這不是程式碼吧?」

        「有點像愛...亞文。」托里斯的回答更像喃喃自語:「這個型號原始設計者的母語……

        「你看得懂喔?」

        「一點點。」

 

 

 

語言和程式語言的本質是相似的,都是用來思考的媒介。意識隔絕於外在世界之外,需要透過某種模組才能在意識中正確地建立起外在世界的樣貌,而這個模組只能透過語言來建立。因此,語言所建立的模組最重要的,就是要和外在的世界形成對應的關係,即使無法完全達到,也應該盡力去達成。如果能夠形成一個完美的循環論證那是最理想的,就好比大腦運作之於意識,其中一者的存在就蘊含了另一者,語言模組之於真實世界的關係也應以此為目標──

 

 

 

        「語言和程……

        愛德華忽然癱軟下來,全身關節鬆脫向後仰倒,像是斷線一般,各種意味上的。托里斯從背後接住他,將他抱起放到桌面上。後者雙眼輕閉,睡得像個通體溫潤的嬰兒。

        「怎麼了?」「沒電了吧。」

        和剛才比較起來,托里斯現在已經冷靜許多,輕輕把充電座接上。

        「小波,我們好像碰上了很不得了的事情哪。」

        「是嗎?我倒是一點也不驚訝喔。」菲利克斯蹲下來,打開地上冰零食的小冷凍櫃,又拿出一盒冰淇淋。

        托里斯疑惑地看著他。

        「因為糖、香料和美好的味道都在裡面了嘛。」他拿出另一盒拋向同伴。「你也來一盒吧。」

 

 

 

……我到底是誰?

 

 

 

----------------------------------------------

抱著「不寫出嗑藥般的電波度會對不起亞伯大」這樣的心情寫出來的

結果就變成這莫名其妙的東西了www自己看都覺得好假掰啊啊啊啊啊啊XDDDDD

心路歷程超長簡直可以再很假掰的寫一篇「跋」了XDDDD

可是我累了(躺

 

 

創作者介紹

alienated

鴉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