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浪短打存底

*時事梗

 

 

今年的比賽獎品啤酒還沒買,慶典細流也還沒考慮。每年都是揹老婆,他希望能加入一點新意。他決定去找芬,順便對六月份的打蚊子大賽提出組隊邀請。

結果卻先撞見眼前這位巨山。

「別打擾他。」鏡片下的臉龐閃著寒氣。

……是。愛德華弱弱地回著。他要很用力很用力才能看出剝開層層嚴峻外表下的善意,而且儘管如此,他還是害怕好友同居人簡短粗鈍的談話風格。

「別。」這次回話甚至更簡短,但語氣似乎放軟了一點。愛德華考慮著幾個不同的選項:該退守回家、還是試著說服對方讓他進去、還是問清楚發生了什麼事、還是在外大叫芬的名字--忽然他被壓倒在地、躲過一堆在空中爆開的陶瓷碎片。

「操你媽的Microsoft 是三小、Microsoft Mobile是三小、」提諾壓下某副彈簧機具的橫槓,凌空飛出的瓷盤隨著肩上扛的步槍一震綻裂四射。「Äitisi nai poroja!*」

就在愛德華還沒反應過來之時他又被他所懼怕的高大男子撲倒,並且擒抱在草地上滾翻了兩翻,及時閃過被飛濺而出的鋒利碎片割傷的命運。

愛德華知道友人不是故意要傷害他的,如果是故意的根本不可能沒有擊中。所有慶典比賽項目中,只要是和運動神經有關的,一向都是他比較吃虧。不過他還是可以靠才智取勝,比方說發明最省力的揹老婆法,或是研發不同的機械輔助道具--提諾現正使用的飛靶機就是他親手打造的,他還記得芬對這項聖誕禮物相當滿意。

「呃……謝謝。」這時他才想起應該向面色不善卻面惡心善的救命恩人道謝,於是對著他快速點了一下頭。貝瓦爾德現在即使表情更僵硬看起來卻沒那麼可怕了。

「愛德?」注意到花園樹籬外的騷動,提諾放下槍桿的瞬間臉部線條突然變柔和了,真是神轉變。「真抱歉,我沒發現你來了。」

愛德華輕輕從貝瓦爾德的重壓下掙脫出來,盡可能不粗暴地。「嗨。今年的慶典……」

「你都不生氣嗎?」提諾的眼淚忽然簌簌落下。「他們併購Skype的時候?」

不生氣嗎?愛德華愣了一下。他從沒想過這個問題。生存一向是他唯一在乎的事情,最早轉手出去時賺了很多錢,接下來聽說這家公司再度被轉賣,身價翻了好幾倍,但那已經不關他的事了。創始者的光環啊榮耀啊對人類的貢獻云云,他歸功於人民,畢竟自己並未參與這項技術的研發,沾這種光沒啥意義。

應該是哭累了,提諾往身後靠去,老舊的木條居然崩解,將下一枚瓷盤彈射出去。

「啊--」

瓷盤在半空中飛旋,撞上屋簷碎成好幾片,最大的一片彈射噴向在場最高的人心臟的位置。

「瑞先生--」兩人奔向被擊倒在地的貝瓦爾德。

「我沒事。」

貝瓦爾德淡定地抬起頭,從上衣左邊口袋掏出毫髮無損的Nokia3310

「這是……我送你的第一支手機?」提諾撲進貝瓦爾德懷裡,緊緊攔腰抱住,臉頰用力磨蹭他寬厚的胸膛。「你居然還帶在身上?」

「我還帶了你最近送我的。」貝瓦爾德從長褲口袋掏出九成新的Lumia1520

「那個……」愛德華不太確定這是不是個適合打斷他倆的時機。他怯怯地開口:「我們先來把這玩意修好吧,或許加個安全閥?」

「不,那個待會再說,先休息一下吧。」芬此時已倏地轉換成平時樂天的笑臉,為好友的來訪和老公的大難不死高興,完全忘了上一秒的腦內主題。「今天的天氣真適合野餐呢。」

「我還有帶鯡魚罐頭。」貝瓦爾德從同一個口袋拿出罐頭,把兩樣東西一起交到提諾手上。

這支手機不算太薄,不過也夠了。提諾輕易打開了罐頭。

 

 

                                                                                                                                                                                                   ----END----

 

 *註:Äitisi nai poroja: 你媽媽和馴鹿上床。

資料來源:芬蘭語髒話列表

 

後來想想飛靶機這種機械系的禮物比較像瑞桑的風格XDDD 或至少讓瑞桑和愛沙合送

我果然還是不適合在噗浪上即時隨寫(艸

最近好愛愛德華喔喔喔(艸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鴉可 的頭像
鴉可

alienated

鴉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