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風練習用的片段

一直很撇撇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的愛沙,感覺獲救之後他會當機很多天(?

不小心生出了前面(艸 (1) (2)

 

 

        他們發現他時他承受嚴重失溫、脫水和氣管發炎,見到人便語無倫次地重複一些字詞,好似很激動,對外在刺激的反應卻顯示他的意識迷迷濛濛。有人用毛毯裹住他,給了他一杯溫牛奶,他根本拿不住,馬克杯應聲摔成碎片在地上。於是他們不得不脫去他破敗不堪的衣物、拉到淋浴間沖了個熱水澡、順便處理身上或大或小的皮肉傷口、再用一條大浴巾狠狠擦乾。直到他被換上乾燥的病人紙袍,抱到鋪著潔白床單的病床,安置在散發乾淨味道的枕頭上用棉被包好,身子暖起來後,他才平靜下來,渾身脫力酣然睡去。

        他就這樣恍惚地睡了三天兩夜,不過他本人自然不清楚自己睡了多久,也不記得那些充滿斷斷續續嗚咽和哭喊的夢囈。他只知道醒來時正好趕上正午過後太陽最大的時分。大片明燦穿過玻璃窗灑落滿室曬醒了他。

        配膳房替他熱了一份今天午餐吃的伙食,餐車送來的托盤上有燉肉粥和用來在粥裡泡軟了吃的硬麵包。他吃著他的那份午餐,他的眼鏡溫馴地伏臥在床頭櫃上,奇蹟似地只多了幾道刮痕。

        他忽然發覺自己好餓。人餓到底時反而吃不多,吃不到半碗他那數天沒有進食的胃袋便因吃得太快而收緊,胃口也在飽肚的瞬間消失無蹤。他放下碗,在床頭櫃摸到了眼鏡戴上──這是他三天來第一次比較像以前的自己。

        醫護人員拉了張椅子到床邊坐下:「你叫什麼名字?」

        愛德華憔悴的臉上滑落一滴眼淚,接著便無可遏止地哭泣起來。維繫生命的晶亮點滴輸液持續通過軟管注入他的臂彎。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alienated

鴉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