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不覺變系列了耶^q^(#  (2) (3)

*應該算立愛

*架空,直升機駕駛員設定,空難題材

*悲慘(?)注意

一直腦補上次那個短打的前面,就忍不住寫粗乃了(ry

 

 

        愛德華太早打開機艙的門了。知道直升機即將迫降,他打算在墜毀前幾秒跳機,畢竟著陸的角度說不準會把他們困在裡面。他沒料到的是機身落地前會擦撞岩壁,一個顛簸把他彈出副駕駛座,傾斜的地板迅速令他滑出艙門,像倒垃圾的畚斗。此時離地還有數尺高,方才用來嘗試聯絡塔台的通訊設備從身上鬆脫。他聽到上方托里斯高聲叫喚他的名字,但因必須握著方向盤,無法出手相救。

        這一切發生得很快,真正感到害怕的時間其實很短。愛德華和直升機幾乎是同時著地的,轟然巨響就落在距離他不很遠的地面上。

        他覺得自己好像扭傷了肩膀,不過骨頭應該沒斷。黑煙從機體的縫隙冒出,其間開始竄起艷橘色的火舌。此時他才赫然發覺自己真是命大,悸動從胸口深處油然升起。機艙受到撞擊向內凹陷一塊,就對著駕駛座的位置。

        他想起托里斯還在裡面。

        他爬上直升機的殘骸,雙手伸進敞開的艙門想拉出同伴。

        「不要過來!」

        托里斯在廢鐵、火焰、血汙和碎玻璃中間回瞪著他,狼狽的臉上寫滿驚恐:「站遠一點、可能會爆炸、站遠一點!」

        愛德華頭腦一片空白,第一時間的反應只能依循指示拔腿就跑,拉開一段距離後,才漸漸恢復意識。他想起剛剛清楚地看到托里斯一隻腳踝被變形的機艙夾住、身上好像已經有好幾處著了火……

        這時直升機已被火球包裹,往前幾步便灼熱逼人,愛德華已經不能再像剛剛那樣靠近燃燒的機骸,只能焦急地思尋滅火的方式,而這在沒有任何東西可應用的情況下也只是徒勞。結果他發現自己只是不斷強迫性地說服自己托里斯會在無助中被活活燒死是因為腳被夾住了他愛莫能助……

        事後想想他覺得自己太早絕望了。

        下一秒托里斯就從打開的那扇門爬出來,燒融的布料黏在肌膚上。當他翻下機艙時,愛德華才看清楚他拖著一隻碎爛的腳踝,或說腳踝的殘渣。腳踝以下的腳掌也血肉淋漓,絲狀的筋肉混雜骨頭碎片,顯然經歷過輾壓和劇烈撕扯。托里斯拖著殘肢奮力爬行,這回愛德華沒有猶豫,不顧筋腱的刺痛衝上前去架住他的肩膀向後拖──

        油箱就是這時爆炸的。

        愛德華被熱浪衝擊向後震飛,背脊狠狠撞上地面,緊接著托里斯整個人壓到身上令他差點內傷。強光和震波造成的暫盲暫聾過去後,愛德華感到托里斯細細喘著,抽搐得很厲害。

        他坐起來,發現托里斯吐出的血在他長褲上染出一大片溼黏,從腰間到肚臍下方插著一大塊鐵片,就像一塊被剁了一刀的肉,或是腰斬執行一半的死刑犯。

        他大力壓住托里斯的傷口,鮮血從指縫汩汩冒出。

        原本是想救他的,結果反而是他意外替自己檔過一劫。

        看著托里斯在幾秒鐘內變得蒼白、幾分鐘內昏迷,愛德華想,剛剛應該代替托里斯的腎上腺素作用硬把他拖出來的,那隻腳踝就算他弄斷的吧沒關係。

 

 

=============

第一次倒著時間軸寫...

我真是越來越隨興了ㄎ(#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alienated

鴉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