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一直想寫寫看妞塔立波///

*直觀命名法!不要想太多!(廢

*午休想到的衍生出的迷迷迷迷迷~你極短打

 

 

 

 

       朵莉絲的頭髮是栗棕色的,和她養在馬廄裡的坐騎鬃毛一樣顏色。菲妮克斯一雙巧手每每看到長而垂墜的東西就會靈動起來,從驍勇的戰馬到矮種迷你馬,他們家的馬兒鬃毛總是綁著各式髮辮和花結。
       貓眼綠色的雙眸直勾勾盯著粗長麻花辮的髮梢,忍不住想撲抓它的微幅晃震。而辮子的主人仍趴在公文堆上沉睡著,任憑髮辮從桌緣流瀉。

       她鬆開髮結,嘩--
       猶如緊箍咒解鎖,整把髮流全奔騰而出。朵莉絲的髮量真的很多。
       她拾起一縷細流,握在手心,開始細細密密麻麻的編織。

     「完成了!」
       站在身後的兄弟興奮地大叫。菲妮克斯白了他一眼:「你會把她吵醒。」
     「我就是希望她快點醒,人家超~想看朵莉的反應的說。」
      菲利克斯壓著缺氧半昏迷的托里斯,為了讓他和姊妹的合體大業完成,全程壓制可是費了他不少力氣。感受到騷動的朵莉絲含糊地問聲幹嘛,挪動手肘伸了個懶腰,坐在地上的男孩被向上拉起,吃痛地悶哼一聲。

      菲妮克斯勾起嘴角,為了封鎖笑意。
    「你真的很幼稚。」
    「彼此必此。」

 

==============

 

聯合王國的欺負托里蠢萌日常w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alienated

鴉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