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極限挑戰六十分企劃

*病

 

 

「愛德,可以幫我拿一下嗎?」

愛德華停下撢灰塵的動作,看著站在光束中的伊凡。陽光從窗戶射進來,閃爍的灰塵在光束中載浮載沉,就像餘燼一樣。

「這是……?」

「托里斯的。」伊凡垂下眼簾。「他剛剛離開了。喔,是啊,你當然知道。不然我們怎麼會在清理他的房間呢,你說是不是?唉,我真笨哪。」

「伊凡先生……」愛德華想著是否該安慰他兩句,不,這不是最明哲保身的作法。面對一頭受傷的熊,最好的做法是遠離他。「您要不要回房間休息一下?這邊交給我就可以了。」

「不,我要……唉。」伊凡又嘆了一口氣。「我想親手送他走。嗯,這麼說好像怪怪的,總之我想親手做出了結,這也能算送他一程吧。我想留下些什麼,真想留下些什麼。你看看這個櫃子。」

他走到一排簡單的鐵製置物櫃旁:「這一格沒有主人了。我特准他放置私人物品的櫃子,他會偷偷在裡面放醫藥箱,還有那個波/蘭的照片,還有我妹妹的照片。他以為我不知道吧。昨天我看到他把波/蘭的照片收進行李,把我妹妹的照片丟進壁爐燒了,只留下醫藥箱,可醫藥箱本來就是公用的。可是我又在醫藥箱裡發現了這個,你看。」他拿出一疊比信紙更薄的色紙,上面密密麻麻地寫著看不懂的符號。「這是處方簽,他背著我去看了好幾次醫生,誰叫他那麼常受傷呢?光靠這個醫藥箱是不能上石膏或處理內傷的吧。」

他憂傷地垂下頭。「這上面寫著托里斯‧拉瑞奈提斯,現在只剩下名字,這個人不會再出現在我面前了。還有牆上貼的通訊錄,還有他的名牌,這些都成了沒有意義的符號,屬於他的那格都像這置物櫃一樣空了。」

愛德華蹙起眉頭,他真的很不擅長應付傷春悲秋的人。「不要難過,以後還是有機會見面的。」不要說得像他已經死了一樣,他又還沒……呃?

愛德華有種不祥的預感。

「幫我拿一下。剛剛教你幫我拿,你還沒接過去呢。你也想走了嗎?」伊凡慘然一笑。「我知道你也想走,你快走了對吧?」

愛德華定睛一看,小小的透明罐子裝了顆人的犬齒,根部還黏著血絲。

「沒想到吧,笑起來那麼溫和的人,他的牙齒是尖的。我怎麼會忘了他是頭狼呢?」

「……人類的犬齒本來就是尖的,伊凡先生。」愛德華有些遲疑地說。

「是啊,人的牙齒都是尖的,我想留下一些紀念品時才想起這件事。我果然還是太天真了,以為狼的耳根軟了就會變成狗。其實啊,狗的牙齒也是尖的喔。忠犬的嘴巴打開,都是一口的尖牙呢。」

「可是我還是想留下來做紀念,就算是尖的也一樣。愛德,你知道嗎,你和托里都是我最寶貝的收藏品喔,還有萊維也是。你們都得留點什麼下來,因為朋友是最好的收藏品了,就算只是曾經擁有。」

愛德華這才注意到,伊凡的大衣下擺沾滿斑斑血跡,而他不離身的那根水管斜倚在門上,像生鏽一般沾滿赭紅。

「我本來想留下他一撮頭髮,他答應了。可是當他剪下一束頭髮遞給我時,我發現他的手在發抖。一定是因為頭髮太容易消逝了吧,就算沒有一絲一絲隨風而逝,過個幾年大概也分解掉了。果然還是要能夠保存很久的東西,才足以代表友情堅定不滅嘛。像牙齒,說不定以後會變化石喔?」伊凡笑吟吟向前,愛德華不自主地退了一步。「萊維斯那麼小隻,說不定可以整隻留下來呢。」

 

 

 

 

 

===============

手感君終於回來啦~(轉圈

希望不要太嗨又把他嚇跑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alienated

鴉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不晝
  • 哇嗚@@我第一次讀到這樣原汁原味的伊凡呢~~~
    非常讓我驚嘆的病態感/////////
    嗯......這樣的感情真是奇妙...該說沉重嗎...又有點不真實呢...(思索)
    很喜歡這篇文章裡愛德華和伊凡的應對~感受得到兩人的性格和思緒的運作...
  • 謝謝,看到原汁原味這樣的評論很開心><
    覺得伊凡難寫的地方就在於他不是刻意為惡,他只是「就是那個樣子而已」,太刻意的病容易變得很假。就像以前有個笑話說,逆向行駛的人覺得整條路都在逆向行駛,伊凡出於一片赤誠的舉動,其他人眼中卻是逆向行駛般的存在,於是他開始覺得全世界都背叛他、必須強大才能保護自己......殊不知別人只是走著自己的道路而已,托里也只是想保護自己而已。
    我也還在努力中,希望能寫出這樣的伊凡QwQ

    鴉可 於 2015/10/23 22:44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