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捏他注意

*黑暗注意

*無cp(應該)

*流松=邱囉,我還是最喜歡這版譯名不過好少人用(任性ㄟ

*手感死亡,很短

 

OK請往下↓

 

 

 

流松過世了,死因是自殺。最早發現的人是十四,他是在去閣樓看他收藏的昆蟲圖鑑(兄弟們對這些收藏是用來做什麼的心照不宣)時發現的。

        「小椴,」他在起居室對唯一在家的兄弟說,空洞的表情凝結在臉上。「過來一下。」

        椴松怔怔看著懸掛在屋樑上的屍體:斑斑血點凝結在皮下,在眼眶、嘴唇沉澱成暗紫褐的積雨雲。前幾天魚魚子家的店舖進了一批透抽,就是這種顏色。四肢被重力向下拖,垂掛著好似風乾的魷魚,整個人像隻不知所措的風鈴。

        在他的正下方積了一攤屍水,更多不明體液還在從身上每個脫垂的孔竅滴滴答答的滲落,有漁港的味道。

        他沒有留下遺書,在他腳邊散落一地的,是求職雜誌和《如何與自我意識共處》。

最懂得掌握人心的末子怎會不明白,但他看了老久,還是一句話也說不出。熱點劃過臉上細嫩的肌膚,細細癢癢的,像小蟲在爬,碰到嘴唇輪廓潰散才顯現出它液體的性質。椴松嘗了一口,鹹的。

流松哥哥是兄弟中最不快樂的一人。

不要找什麼工作就好了嘛……

「如果這樣能讓流松哥哥高興就好了。」十四松凝結的表情依然僵著不動。

「你說什麼?」

椴松這才發現,流松的腳邊沒有椅子,或是任何讓他能踩上去的事物。天花板那麼高,他不可能搆得著。

「是流松哥哥要我把他舉上去的。」十四松伸直雙臂,模擬當時的情境。「舉高高!飛高高!」

 

他感到自己全身在升高,腋下的受力點痠疼,肩膀幾近脫臼,接著便是氣管猛然束緊。逐漸缺氧的意識中,他看見喵醬的尾巴幻化成魚魚子裙擺的觸手,觸手繞住他的頸脖,繩圈縮小嵌入皮肉。綠色光點在鼻腔上方凝聚,越聚越大,最後綠光擴散到整個視野。更多觸手從光球伸出來,揪住他痙攣的四肢,要將全身的骨頭都拆散。

他對橋本喵的感覺早就變質了,現在的他對喵醬與其說是喜歡,不如說是習慣,更精確的說是習慣了自己對她的喜歡。他連迷路的小貓都不是,只是小貓銜在嘴裡的魚,連決定方向的力氣都沒有。而他現在也確實像條鹹魚一樣疲倦。啊,魚魚子沒有來向我這個經紀人道別呢。

到死都是過高喜擼斯基。耳邊的轟鳴譏笑著。

而他無法像空松,聽過的話直接變成穿腦的魚兒游走。

松野流松,死於自我意識過高。而今他的肉體和精神都已高過另一個次元。

他在斷氣前一刻擬好了自己的訃聞。

 

 

 

 

 

===================================

看完23話以後就很鬱,鬱到寫不下去

結果和24話比起來這根本治癒向......(告非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alienated

鴉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