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太算立普的立普

*801大姊開小花啦啦啦啦啦~

 

 

伊莉莎白不曾向人提過她覺醒的一刻,是在那對性別懵懵懂懂的年紀,她替幼小的男孩拔箭的時候。

「我不明白,他和我有什麼仇......痛痛痛痛痛!」

小男孩瞇著眼睛,細細的哀聲很稚嫩,像個小女孩似的。他的身材平板,和伊莉莎白很像,半長的棕色髮絲披垂在肩膀,也和伊莉莎白很像。

完全顯露不出他們分屬不同類人。

伊莉莎白當時沒有細想托里斯的性別,就如她也沒有細想自己的性別一樣。她只知道,基爾伯特是男生,很男生的那種。

臭男生。

那自己大概也是吧,她是練武的人,思考總是點到為止。「不知道呢。」她隨手撕下了襯衫的布條替托里斯包紮:「說不定他喜歡你?」

「喜歡?怎麼可能,這說不通啊……唉唉唉唉!」

伊莉莎白用力在托里斯的傷口上打了個結,然後向後坐倒,雙手環抱胸前。

她說起了每晚營帳內傳來的哼哼唧唧:戰士和農婦、農夫和戰士、戰士和戰士……。

「他們總是說:『啊啊、射了、要射了--噢!我好愛你!再來一發……』」伊莉莎白站起來誇張的比劃。

托里斯耳根發紅:「不,不是這樣的……」

「哈?你是質疑我這個前輩說的話嗎?」

「沒、沒這回事……」

「所以啊,有一天,說不定基爾伯特會邀你進營帳裡……呵呵呵。」

伊莉莎白忽然感到難以言喻的愉悅盈滿胸口,接下來一整天都在難以克制的興奮與飄飄然中度過。那時的她還不太明白自己覺醒了什麼,只知道在那紙筆難以取得的年代,她只能夜夜在營帳裡打腹稿。

基爾伯特和托里斯。

托里斯和菲利克斯。

基爾伯特和羅德里赫。

說不定他們在戰場上的吟叫是故意的呢。

時間輾轉過了數百年,兩個騎士漸漸變得無精打采。

而伊莉莎白始終都在,看著他們在戰場上揮灑血汗、看著他們分分又合合。

這天,蘇.聯禁錮下的基爾伯特在辦公桌前熬夜。他剛在工作上出了大包,而身為前輩的托里斯刻意一句話也不說,眼睜睜看著他犯錯,再把責任推得一乾二淨。

汗水從他銀白的髮絲尖端滴落。

「我說,他到底和我有什麼仇?為什麼老是放冷箭?」基爾伯特咬牙切齒的說,雙眼因熬夜布滿血絲。

「說不定他是喜歡你。」

已然成熟的伊莉莎白支著下巴,笑靨如花。

「蛤?」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鴉可 的頭像
鴉可

alienated

鴉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