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應該不算R18......吧

*性癖大爆走注意

*我我我...終於對摸補下手了嗚嗚嗚

 

        有人的地方就有社會。就和所有人一樣,在影山茂夫十四年的人生裡,他活在大大小小的社會中,但無論是身在人群的哪一個層面,他的地位都是底層,金字塔下方的廣大泥土。因此,他早已習慣了被人踐踏的生活。他不確定自尊心這玩意兒是已經消磨殆盡,或是從來沒有機會萌芽。

        這樣是有好處的──當他趴在講桌上褪去制服長褲、露出包覆渾圓屁股的四角平口內褲時,頂多只覺得有一點點丟臉,要說有什麼核心的事物碎裂倒是還好。他的小小不安源自於怕痛。儘管內向如他常常對外在的刺激視而不見,痛覺這種基本構造還是有的。當藤條觸及他屁股下緣,教數學的班導厲聲叫他抬高一點時,他可是被逼出了一身冷汗。

        果不其然藤條揮動沒幾下他就哭了,意識被痛楚給占滿。他沒有怨恨也不太有懊悔,面對課桌睡著本來就是他的常態,只不過這次剛好是在考試時間,以致他的成績距離班導為他訂的那不是很高的標準還差了幾十分。他不認為自己犯了什麼見不得人的大錯,但同樣知道自己怨不得誰。

        終於獲准離開講桌時,他直不起腰來,步履一跛一跛的,牽動著還在抽動的神經。

一天就這麼過去了,直到這個班上唯一稱得上朋友的犬川探問舉步維艱的他是否需要代為向肉體改造社請假時,他才在一日將盡之時感到一絲絲的暖意。

 

*

 

        靈幻新隆的相談所今日生意慘澹。

        於是今天是他和弟子的約會時間──他總是這麼稱呼。沒有什麼特別的意思,只要是在約定好的時間單獨碰面聊聊,就是約會──他總是這麼說服自己。他也是這麼對龍套說的,不過只有一次。自從見過龍套平靜的眼眸裡流露出幾不可見的困惑與鄙夷交融的神情以後,他便決定,嗯,以後這個詞還是少用好了。

        相談所的門打開了,停在門前的是熟悉的腳步聲。

        「嗨龍套,你來──」

        靈幻新隆馬上就察覺,他的愛徒今天不太對勁。

        龍套龜著小小的身子,緩步移動到門內,鞋底和地面幾乎是直接接觸摩著拖行的。他的神色有點畏縮,又帶有一種好像急於逃到安全的堡壘裡的躁進感,直到整個人進入玄關,他才流露出屬於驚弓之鳥的安心。

        「怎麼啦?」

        龍套輕輕搖了搖頭,在沙發上放下書包,卻沒有如往常一般坐下,而是呆立在沙發椅背旁,茫然沒有反應。

        「坐啊。」

        他以極其歪斜怪異的姿勢用一邊臀部降落椅面,又很快縮了回來。

        「我……我站著就好。」

        靈幻挑起一邊眉毛:「你又被揍了對不對?」

        龍套黑亮的小眼珠轉向一邊。

        「把門鎖上。」靈幻說著也轉身拉上窗簾。這是為了龍套的隱私,也是為了保全自己的名譽──主要是前者,真的。

        靈幻從櫃子裡拿出醫藥箱,坐到沙發上拍拍大腿:「趴著。」

        「你不必對師父不好意思。」見龍套遲疑的樣子,靈幻又說:「我在你這個年紀的時候被老師揍的次數絕對比你還多。過來吧。」

        龍套有些彆扭的爬上沙發,輕巧的骨架橫在師父膝上,靈幻就想這孩子實在是過輕了,無論身板或心思都纖細得像隻小鳥。他小心的把龍套的外褲褪至大腿,再來是內褲。懷中的人以細微的幅度顫抖了一下,可能是布料摩擦使傷口疼痛,也可能是屁股忽然受涼覺得不習慣。龍套肉不多,蒼白的屁股也僅僅只有兩丘微幅隆起,但形狀很圓,觸感也很軟。此時他的屁股上就像有一幅晚霞,粉嫩的大紅大紫層次分明,以數條橫越的血痕為中心擴散,可以看到皮下滲出雲彩狀的血點,在透白的肌膚映襯下相當顯眼。

        靈幻用一指沾抹藥膏,沿著一道血痕爬梳,有些浮腫。

        他立刻感覺到龍套全身鎖了起來,兩瓣屁股瞬間夾緊,雙手抓住他褲管握拳。

        「抓著,沒關係。」

        龍套弓起背部,全身肌肉隨著擦藥的動作更加緊縮。現在的靈幻可以調控他的呼吸,只要手指一離開臀面,就可以感受到龍套舒出一大口氣;再度擦藥的時候,他又會縮起身軀。靈幻覺得褲管濕濕黏黏的一片。

        眼淚鼻涕口水。小孩子果然還是怕痛。

        「好了。」把藥膏均勻塗抹在傷口上後靈幻收起藥膏,擔心又弄痛龍套便對他說:「褲子你自己穿吧。」

        但龍套並沒有放開師父的褲管。從他抽搭的鼻息和肩膀抽顫的頻率靈幻得知了一件事。

        龍套在哭。

        不只是疼痛而已,這小傢伙也是有情緒的。靈幻輕拍他的背,又順了順他細柔的、年輕的黑色髮絲,等他把一日所受的委屈宣洩出來。

        龍套並沒有哭非常久,不久他便翻身滾下師父的大腿,小心又笨拙的穿起褲子(中途還是忍不住咬牙嘶氣),然後側倒在沙發上──因為腿痠了,但卻不能坐。

        「晚餐要吃什──啊,」靈幻想起弟子的狀況,改口說道:「你躺著就好,我們叫外賣吧。」

        「是。」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alienated

鴉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d_節操
  • 一邊心疼茂夫但是又一邊覺得師傅好溫柔這複雜的心情qqqqqq
  • 感謝留言!!!結果大家好像都覺得這篇很清水XD

    鴉可 於 2016/10/07 21:4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