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純粹只是想寫流血的產物,沒什麼內容(乾

*血腥注意...應該不用說了吧(?

 

        因為人比鬼更可怕。

靈幻新隆身為一個徹頭徹尾的麻瓜,卻能在除靈這一行裡混得還不錯,所依靠的諸多天賦中最重要的一項特質,便是當他面對真傢伙時那股渾然天成的囂張。他向來只把各種花式靈異現象當成業務來處理,彷彿他們只是閃動的螢幕上、從來不曾有過生命的報表。一般人對鬼神的敬畏、對未知事物的皮皮挫,從來不曾在他身上發現過。

這一切只因為他深深明白這個道理。

人比鬼更可怕。

就在這一刻他深深的體會到了──在物理的層面、以自己的身體承受。

他感受到血液的溫熱在襯衫肩窩處擴散,刀刃在關節間鑽動,挑斷肌腱、神經、血管──

他聽到自己的慘叫。很滑稽吧,他想。聰明如他當然知道自己在某些人眼中是什麼樣子。並不是每個人都像親愛的徒弟那樣崇拜他,他也樂意以甘草人物的身分活在那些人眼中,反正我靈幻他媽的根本不在乎別人怎麼想。刀刃挪動了一下,靈幻的聲音拔了個尖──破嗓了,真是沒面子,靈幻新隆無論何時都要保持形象的才是。他為了在這生死關頭竟冒出這些無關緊要念頭的自己感到可笑。壓住他的黑衣大漢倏的抽出插在他肩頭的切肉刀,靈幻又尖叫一聲,鮮血像湧泉一般噴湧而出。他向來對痛楚敏感。

他一向都認為自己不會有什麼善終。亂七八糟的事情幹多了,靈幻也知道自己不怕得罪人的個性樹敵不少,但他起碼希望對方能給個交代,讓他知道自己是死在誰的手裡的。無奈這幾個風風火火的闖入者安靜得像機器,整個空間裡只有他們操著刀鋒運轉的聲音,對於雇主是誰他們隻字不提。就像靈幻只把惡靈當成業務,他們也只把靈幻當成業務,而他們的任務就是將他支解。

靈幻哀叫著,刀尖這回噗哧插進了他的大腿,然後又迅速抽出,插進他腹部靠近肚臍的位置,並往一旁挪動劃開他的皮肉。血淋淋的刀刃離開他的身體時,他看見粉紅色的肚腸被挑在刀尖──他感到一陣反胃,無法抑制嘔吐的衝動,吐出來全是血。

相談所的地板上蓄積的血泊如鏡面,映出渾身鮮血淋漓的他。血還在滴,在平靜的血泊激起陣陣漣漪。牆壁上滿滿都是噴濺的血跡。

切肉刀插進他的胸口,他感覺呼吸漏了風,猛烈的嗆咳起來,每一咳都讓胸腹的傷口又湧出一股鮮血。在意識的邊緣他隱約聽到了開門的吱呀聲,奮力轉動眼球瞥向啟動的門軸──

不妙。

今天龍套會來打工。他不可以讓龍套看見這般狼藉的相談所,和這般狼狽的自己。

更重要的是,他不可以讓這麼小的孩子因為自己惹上殺身之禍。

不要過來、不要過來這裡、快走、龍套、快跑……他想用唇語暗示他的笨蛋徒弟,隨著開門的角度越來越大他焦急得嘶出了氣音。在此同時他亦感受到強烈的暈眩,劇烈頭疼把意識步步逼退,最後逼出了視野之外。

這是貧血吧,可惡。

 

 

 

 

 

應該這幾天就會打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alienated

鴉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