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獵奇注意,角色死亡注意

 

 

 

        影山茂夫醒來時感覺不到自己的腿。

        接著才木木的感到痛覺一波波從腿部傳上來,被強大的壓覺所阻斷。茂夫試著抽動腿腳,卻沒有移動半分,只有劇烈抽痛竄過神經。現在他的眼睛比較適應黑暗了,漸漸確認了自己身處在廢墟之中,而他的兩條大腿就這樣齊齊被倒下的鋼梁壓住無法動彈,試著用超能力將鋼樑抬起一點點就疼得昏天黑地,最後他只好什麼都不做,邊等待救援邊慢慢想起發生的事。

        他所能想起最後的畫面就只有渾身浴血的師父。

        他感到臉上一陣溫熱,淚水從眼眶溢了出來,在臉上涓涓遊走。眼淚流得很慢但卻止不下來,平時看似木訥的他其實淚腺異常發達。

       他已經大概拼湊出發生了什麼事,此刻的虛脫無力大概正說明著自己又因為爆發引發災難了。這回不僅拉了整棟大樓的人陪葬,而且師父他……

        師父,師父……

        淚水逆流到鼻腔,他感覺自己快被哀傷溺死了。就在這時他聽到身邊傳來微弱的呻吟。

        「師父?」

        倒臥在身邊的人和茂夫被同一根鋼梁壓住,一側的手臂被壓在巨大的水泥塊底下,白色襯衫上有許多深色斑塊,在昏暗的光線下看不太清楚,茂夫猜想那大概是血跡。

茂夫連忙執起他的手,冰冷的肌膚傳來微弱的脈搏。將他的臉扳到自己的方向,畫面簡直慘不忍睹──半邊的臉皮上的擦傷已經超出了能被稱作擦傷的程度,幾乎算是被一片片掀起,露出受寒的眼球;另一半則是腫得不成臉形。

影山茂夫和靈幻新隆結識這麼多年,無論他們的的關係有多親近,卻還不曾和他物理上如此親近過。他甚至連師父身上的味道都不知道,而如今也聞不清楚,因為鼻腔充滿煙塵。再更靠近些時,他聞到了和媽媽去市場買菜時,經過生肉攤時的冰冷氣味。死亡的氣味。如果茂夫體型夠高大,他肯定會將師父揉進懷裡,用自己的體溫將他包圍。他奮力張開窄小的肩膀環住對方的身驅,又把自己蜷成蝦仁形塞進對方懷裡,只想著用最大面積的肌膚接觸溫暖他,又忽然擔心起誤觸他的傷口而放鬆力道。

懷裡的人呼吸越來越輕淺,剛剛發現他時似乎還有一點微薄的意識,現在則已經陷入深沉的昏迷。茂夫伸出無形的手,穿過胸腔觸碰他炙熱的內裡,順著體內摸索,最後找到了那顆怠慢的心臟,小心的緩緩擠捏,再慢慢放鬆。他的力道很輕,深怕一個掌握不好就會發生難以彌補的憾事。

就這樣重複了一陣子後,他的呼吸平穩了些,彷彿生命重新被沓浦灌回體內。若不是光線昏暗,應該也能看出了氣色紅潤了些。

 

*

 

        「小弟弟,不用驚慌,我們馬上救你出來,再撐一下嘿!」

        眼前裂出一絲光亮,再來就是搜救隊員的呼喊:「一、二、三,抬──」

        影山茂夫和他被壓成一包和著骨頭碎片的肉泥的雙腿一起被固定到擔架上後,他眼角的餘光注意到身邊的男人也正被抬上擔架。他先看到了他壓在鋼梁下的西裝褲,不是師父慣穿的淺灰,而是黑色的。那張變形的臉在陽光下也越看越不像師父。

        接著他看到了,壓住那人手臂的水泥塊底下,掉出了一把鐵鏽顏色的刀。

 

*

 

        後來搜救隊在瓦礫堆中搜出一具渾身刀傷的遺體,是名二十到三十歲的男性,機靈一點的成員意識到一起凶殺案也跟著這起不明原因引起的大樓坍塌事件埋葬了。然而現下大家忙著調查建商是否有偷工減料的情事,沒有人願意再牽扯出另一起案外案。

        就當那個倒楣鬼樓塌時正好站在刀架旁邊吧。當然沒有人真的這麼相信。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alienated

鴉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