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乎沒有律靈(幹

*痛注意

 

 

 

 

         水滴落下的聲音在耳中迸裂,清脆得彷彿一個生命碎裂。是的,生命就是如此易碎。那是靈幻新隆的血從手腕處蜿蜒至手肘,最後滴落一小灘淺淺的血泊的聲音。

         靈幻被那滴血弄得很癢,這似乎比麻繩磨破的流血處所造成的疼痛更加難耐。他的雙手被反綁在面前,腳踝則被鍊在一截生鏽的水管上,只要稍微挪動,細長的鐵鍊便會發出一陣雨聲或麥浪聲般的稀哩稀哩。

         少年站在門口,他的剪影看起來好巨大。

真不像十三歲。

         在超能力者面前,這名二十八歲的成人是如此的脆弱無助。

         你以為你很行嗎?龍套的弟弟。沒有超能力你什麼也不是。

         不,我光憑物理化學的力量也能打敗您。

         影山律的手中把玩著從靈幻西裝長褲口袋裡摸出的打火機,並在離開之前點燃了窗簾。

 

*

 

         靈幻年輕的時候電腦遊戲也是玩過幾款。畫面右上角通常都有紅色的血條,而這回血條彷彿在他眼前具現化了。火蛇沿著窗框爬行,貪婪地伸出舌頭向前舔舐,具體的倒數靈幻新隆的命數。

         命運之神可能忘記了,頭腦派的他年輕時最擅長的便是密室脫出類遊戲--啊,不過這次的策略可能會有點痛就是了。數次嘗試使用蠻力掙脫無效之後,他想到了一個簡單粗暴的方法。

         火勢繼續延燒,從線狀的逼近變成面狀的包圍。他感覺臉上的細毛捲起。

         很好,夠靠近了。

         他彎身向前,將反綁的雙手伸入火堆中。一開始怕燙的他忍不住大叫,但馬上因為吸入滾燙的濃煙和毒氣而閉嘴。他悶聲咳了幾下,手腕流出的血水乾涸成焦油狀,就像他乾枯的肺葉。麻繩始終沒有著,只是灰紅灰紅的悶燒著。手腕和麻繩接觸的地方開始冒出水泡。

         他的哀號悶在胸腔裡,雙手掙扎的摩擦使得傷口處更加疼痛。

         終於麻繩迸裂了,從斷裂處落下細碎滾燙的灰燼。很好,第一關過了。接下來只需要解決那該死的腳鍊--

         指尖碰到鐵鍊的瞬間他被燙得立馬鬆手,鐵鍊落地發出一陣細雨的聲音。

         該死。

         就在這時一聲震耳欲聾的框啷轉移了他的注意力。玻璃窗戶炸裂,像一陣及時雨,晶晶亮亮的落在他的頭、臉、手。

         玻璃劃傷了他,登時血流如注,但也給了他靈感。他拿起最大的碎片,劈向拴住他的生鏽鐵管。

         這個可以。

 

*

 

消防隊接到一起通報,一處民宅無故起火,二十八歲男子受困其中。幸好火勢很快就被控制。

當他們撬門而入時,驚見滿地的血跡。

二十八歲男子蹲坐在血泊中,一旁的鐵管有著幾道鈍鈍的砍痕。

而那名男子正在與砍到一半的腳筋奮鬥著。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alienated

鴉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