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痛(肉體)

 

 

 

 

         如果能將世界上一切動向化約成一連串數據,那麼,掌握了這些數據是不是就能預測未來?

         島岐喜歡思考這些問題,像是心智的糖果,放在舌尖玩味。

世界不過是隻精密的鐘錶,看似變幻莫測,其實所有命定不出幾隻環環相扣的齒輪,只不過數量多了點,人們便誤認為無限。

         啊啊,統一郎老大會喜歡這個說法的吧。

         不過他從不試著操控世界,他討厭勞心勞力的工作。

         比起全世界他對人還是比較有興趣,或說一個人在他那看不見的眼中也是一個世界。

掌握的數據不需太多,就可以控制一個自成一格的宇宙,這性價比不是高多了嗎?

像是最近他的全世界就是捏在手中的這頭髮蓬鬆的孩子。

觸感棒極了。以前都只能感受到屬於他的超能力的質感,果然親手摸到還是不同。

他現在已經不能移動,因為他的四肢已經脫臼,韌帶都被撕裂。

就算多了超能力這項變數,人的行為還是很好預測:包含他的超能力在失了幾升血後開始慢慢地減弱,包含他斷了幾根骨頭後因為吃痛飛簷走壁的動作變得遲疑。

三兩下,黃毛少年就成了島岐握在手裡的小雞。

「你……打算……拿我怎麼辦?」少年嘴角的血泡吸吸吐吐,像宇宙的生滅。

「我打算讓你和我頻率同步。」

這回不用超能力。

他扭開瓶蓋,透明無色的液體從瓶中冉冉飛出,形成一汪晶瑩的水泡,一彈指便灌入少年的眼睛。

他聽到少年的無慘尖叫,感覺用超能力壓制住的身體抽搐了一陣。輪到第二隻眼睛時掙扎得更厲害了--一方面是已經知道痛,另一方面是已經不能再失去。

藥房買來的用來洗廁所的鹽酸,一瓶一百,好便宜的。

「再亂動,下次廢掉的就是你後面那隻眼。」

島岐的食指和中指呈人字,爬過少年痙攣的背脊,鑽進褲頭找到了男孩的嫩穴。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alienated

鴉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