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色死亡注意

*沒什麼內容(艮

 

 

 

 

靈幻新隆死了。

那天值班的人是芹澤,他拉拉靈幻的手,遙遙他的肩膀,嘆了嘆鼻息,不知道該怎麼處理。

他撥了影山茂夫的電話,面對不知情的喂,他能吐出的只有空氣,和空白的對話框,徒留對方的問候語撲了個空。

於是他來到影山家門前,按了門鈴。

「前輩……」他囁嚅的說:「能不能來一趟?」

雨傘對著晴空,蒸騰的熱氣像腹水的汽球冉冉上升。

靈幻新隆在睡夢中死了。

一開始的肇因只是一場除靈意外,靈幻的小腿刮出了一片皮肉傷口。「沒有傷到筋骨,沒什麼大不了的。」靈幻安慰著摀著嘴巴忍住嘔吐的茂夫和眼眶瞪得老大的芹澤。

天知道這個老是處處照顧著別人的大人這麼不會照顧自己。

感染、發炎、菌血症、敗血症。

最後演變成了在這座城市無親無故的靈幻必須被芹澤和影山兄弟輪流領著去洗腎的地步。

醫院和鬼門關都進出好幾趟的靈幻好不容易穩定下來,腳上的傷口卻不見好轉。

就在這事發生前他其實才去過一趟醫院。尿道炎。是的,他現在全身上下都是那麼他馬的脆弱。

發了幾天的燒,吃了幾天的藥,就在大家都以為康復了的那天,大病初癒的靈幻卻一睡不醒。

器官一一繳械投降,細胞一個個的無助的死去。靈幻新隆的意識關機了,為了節省能源,等待春天將他的冬眠喚醒--當然,春天已經不會到來了。

但是茂夫也不知道怎麼處理。

畢竟他們都只是小孩。

他徬徨的伸出手,輕輕撩起師父失去光澤的頭髮。金色的頭髮失去了生命的氣息以後更接近草黃,像虎鶇的顏色。

師父就像一隻虎鶇,乍看之下好像和大家都聚在一起,其實是獨自在做著自己的事。

如今他的靈魂已經裝上翅膀了吧?

「師父,您辛苦了。」

影山茂夫投入芹澤的懷裡,好好哭了一場。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鴉可 的頭像
鴉可

alienated

鴉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