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只是想寫流血的產物,沒什麼內容。於是就拿師傅來開刀了,真是對ㄅ起。

*獵奇注意

 

 

 

靈幻新隆感覺重力作用在四肢,將他整個人下拉、下拉到另一個次元。灰色水泥地平線如今在他的上方,標示著人間、以及人間以下--他現下的處境。那條筆直的線剛硬得像法官的槌,像一聲蓋棺論定的宣判。

墜落的時間不到一秒,他就來到了暗色為主的世界。象徵現代化的刺白燈光如今看來恍若隔世。

他的心被原始本能占滿。

恐懼的本能。

後腦杓被嗑得發疼,墜落的瞬間似乎還扭傷了腳。靈幻新隆嘗到嘴裡的一絲血味,他掙扎著坐起來,手掌和小腿刮過鏽蝕的鐵。

一切都來得太快:刺眼的白光和刺耳的嘰。如果那光是聲音便是那嘰聲;如果那聲是光線便是那白光,兩者似乎是同一種東西,以不同的話來表達。

他這才體會到什麼叫做電光火石。

一瞬間太多同時聲音轟然而來:磨鐵聲、風切聲、骨頭霹靂趴啦的碎成齏粉。他躺的有點歪,一筆劃過去切過的是一邊的骨盆和一邊的大腿,骨頭碎片穿出輾壓成泥的肌肉,筋腱則富有彈性的和凶器藕斷絲連;另一道輾過的是他胸腹連接處,直接將這個人的形狀壓縮,就像一個環保的鋁罐。

一隻擺在一旁的手腕直接飛出,和身體就此分離;碎裂的肋骨四散;小腸被拖了出來,用血肉骨混合而成的墨水拖出一條長長的紅字,像在為他的人生評分。

大量鮮血溢流成河。

胸腔變形、肺臟破裂令他馬上無法呼吸,但他的感官還在。

他還有一口氣,能夠看著車尾燈在幾尺處停下。

月台上的人海爆出尖叫聲,工作人員忙著疏散旅客。

廣播器裡傳來清冷的女聲。

「本列車行駛間發生軌道人員闖入意外,全線將暫停行駛。」

他的視線開始模糊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鴉可 的頭像
鴉可

alienated

鴉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