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腳踏出相談所的那一刻,影山茂夫的世界忽然被拔掉了電源。

         太陽瞬間熄滅、夜幕瞬間低垂,一場巨大的史詩就此落幕。哪怕這場所謂史詩到頭來也不過就是一場青春期的煩惱罷了,或說這場青春期的煩惱讓整座城市都為之頹傾。這是調味市的結束、也是一個宇宙的塌陷。調味市是一個宇宙。

殘破的城市剪影刻在黯淡的天空,天空被從一角撕起,整片垂垂塌了下來。比他高大又年長的師父頂得住嗎?還是說故事到了結局,終究要由長高了不少的茂夫來頂?

         「殺青啦殺青啦。」電線桿、路燈紛紛長出了兩腿,互相拍著肩膀互道辛苦。供應太陽電源的線路被盤起。工作人員提了便當進來。

         影山茂夫定格在離開相談所的姿勢,他再也無法回頭了,也再也無法見到親愛的師父,因為靈幻新隆被他遺落在相談所的木桌前。他們就像化石,永遠的被封凍在地層裡,重複做著茂夫中學二年級這年的這場夢,一遍又一遍,收錄在書架上、電磁紀錄裡,像個博物館的自動解說機,供後人無限瞻仰。

         影山茂夫無法感知到這些事,沒有人幫他加上對話框,沒有人替他寫上揮別世界的眼淚。

         一支禿筆畫出的盤古張開雙眼,一眼寫著影山茂夫,一眼寫著靈幻新隆,開啟了一個萬花筒世界;現在這兩隻眼睛乍然閉起,一隻寫著影山茂夫,一隻寫著靈幻新隆。

         大爆炸產生的物質構成了世界,我們都是筆墨,我們都是星辰。

 

 

 

 

 

 

太害怕完結寫出的浮誇東西(炸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鴉可 的頭像
鴉可

alienated

鴉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