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鳥遊音晴X大神萬理

*慎入

 

 

「請進。」

社長沉穩的聲音從門後傳來。萬理小心翼翼的開門,背脊挺直、輕手輕腳的走進社長的辦公室。

社長的雙眼是張開的。「有什麼要報告的嗎?」

「是。」萬里嚥了一口口水,白皙的喉結隨之上下滾動。「事務所的電話線斷了。」

「我知道。」社長說。「為什麼會斷掉呢?」

「是我不小心輾斷……」

「為什麼會輾斷?」

「我……椅子滑過去的時候。」

「大人大種了還會玩滑椅子的遊戲?」社長瞇起眼睛。「你也挺調皮的嘛。」

「實在是非常對不起!」萬理瞬間彈起,落下時呈現完美的土下座。

「起來吧。」社長從桌椅前走出。「最近公司營運拮据,本來想叫你賠償的,不過看你很有悔意就算了。好了,回去工作吧。」

「不,社長……」萬理的聲音在顫抖。「請好好處罰我吧,不然實在過意不去。」

社長露出了有趣的表情。「你確定?」

「是的!」萬理中氣十足的說,才剛起身就又彎腰做出了九十度的鞠躬:「拜託社長了,請您務必重重的懲罰在下!」

「很好。」社長微笑,手指向門邊的牆壁:「去把掛在牆上的那塊板子拿來。」

萬理在這家事務所工作五年,這塊木板一直都掛在這面牆上,他總是好奇那是做什麼用的。誰知道解決疑惑的那天就是用在自己身上呢?

他用雙手捧著木板,交到社長面前。

「這是我以前用來教訓小紡的,好久沒用了哪。」小鳥遊音晴用一種懷念的語調說。「自己說,你希望我怎麼懲罰你?」

萬理瞳孔縮放著。「請用這塊板子好好的懲罰我……」

「大聲點!怎麼懲罰?」

「請用這塊板子打我屁股吧!」萬理閉起眼睛一口氣喊了出來。

「非常好,敢做敢當,不愧是我看上的男人。」社長顯得相當滿意。「來,到這張桌子上趴下來。」

萬理伸手解開皮帶,將西裝長褲褪到膝蓋的地方。

「等等!你脫褲子做什麼?我沒叫你脫褲子啊?」社長瞪大眼睛。

「我……」萬理用雙手摀著臉,聲音非常微小。「我沒有資格穿著褲子受罰。」

「不用了不用了!」社長大笑。「你真的以為我會這樣對待手下最好的員工嗎?快,褲子穿起來,我可不想看你的臭屁股。」

「是,謝謝社長。」萬理順從的穿好褲子,趴在辦公桌上。

他這才發現自己的耳根已經紅透,心跳脈搏透過骨頭肌肉傳遞的好明顯。一絲羞恥從胸口深處擴散出來,很快就溢滿整個胸膛。

小鳥遊音晴看著萬理被西裝包覆的渾圓屁股,尺寸不大,鼓鼓脹脹的,竟有那麼一絲煽情。

「我將會打你十大板,可以嗎?」

「是……」

實在無法形容此刻的情緒,羞恥、愧疚、恐懼、難堪、興奮五味雜陳。這應該是最一言難盡的情感了吧?

不論是什麼情緒,都被一聲響亮的「啪!」給打斷了。疼痛從挨打的那點擴散開來。

萬理驚訝的張開了嘴,比起痛反而更是被嚇到。他還沒準備好啊--

啪。

第二大板疊加上去,萬理終於比較有了挨打的實感。隨著木板落下,痛楚變得越發難忍--萬理的眼角逼出了淚水,牙齒咬得喀喀作響--

「十。」社長數出了最後一個數字。

「好了,你表現得很好。」社長恢復了平時的瞇眼微笑。「現在,把褲子脫下來。」

萬理大驚。不是已經結束了嗎?難道社長又臨時改變了主意?

不過他還是順從的照做了。社長向後靠回椅子,拍了拍自己的大腿:「過來這邊趴好。」

他照做了。社長一把拉下他的內褲。

萬理心中大驚,更令他驚訝的是敏感的傷處上傳來一陣尖銳的冰涼--

社長正用青草膏溫柔地幫他按摩瘀青浮腫的屁股,見他縮了一下,便摩了摩他的背脊使他安心。

「真是對不起了,下手似乎有點太重。我可不能讓最優秀的員工傷到不能上班啊。」

一想到恩人正在為自己服務,萬理心中的愧疚又湧了上來。不過更令他驚訝的是馬上就發生了--他感到後穴深處一陣搔刮。

剛開始只是一截食指,接著第二截探了進來。等到整根食指都沒入後庭的時候,他嘴邊忍不住漏出了一絲呻吟。

「會痛嗎?」

「不……不會,社長……」

萬里咬緊牙關。社長退出萬理的身體,將他扶起來,擺到辦公桌上。

小鳥遊音晴在他耳鬢廝磨,距離近到可以看見歲月在臉上留下的溝渠,以及亮黃白的髮絲。成熟男人特有的氣味充盈鼻孔。

他被沿著下顎骨細碎親吻,頸動脈隔著薄薄的皮膚,溫熱的搏動著。細碎的吻一路流下鎖骨。

萬理的褲子還沒有穿上。他感到股溝被社長的灼熱磨蹭著,一上一下,跟著呼吸的節奏--

「爸爸,這邊有一份文件要請你看一下--」門忽然打開了,忘了鎖。

事後,小鳥遊音晴向大神萬理哭訴,說自己被前世情人甩了。

「雖然這麼說有點踰越,不過社長,這次是您活該呢。」

大神萬理坐在社長送他的環形坐墊上。「這個拿去用吧。」想起這句話時,他心裡還是覺得暖暖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鴉可 的頭像
鴉可

alienated

鴉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