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夜
    「小露,姊姊對不起你。」克蘭喃喃地說。儘管她有這個能力,卻沒有辦法保護自己的弟弟,畢竟在這種時候,保住占卜師比較重要。她把防狼陷阱埋在萊維斯門前。
 
 
     圍巾的流蘇在毛茸茸的尾巴上繞了幾圈,和蓬鬆的毛髮交纏在一起。伊凡用手指把流蘇一根根挑出,耳朵受到遠方模糊的交談聲吸引而前後轉動——那是共有者的交談聲。伊凡的臉上掛著一抹淺淺的微笑。就在今天,他明白了一件重要的事情——
   「安東尼奧死了。現在,可以依靠的只有自己了呢!」
    伊凡繼續把玩手裡的圍巾和尾巴。
 
第四日
    寧靜的早晨被一聲淒厲的驚叫劃開。
    愛 德華捧著自己的臉,嘴巴在那聲尖叫之後就再也合不攏,只能不住地哮喘,完全無法維持冷靜的形象。萊維斯好奇地靠過去,一團團不知名的臟器映入眼簾,嚇得他 緊緊抱住愛德華的側邊。只見托里斯口吐黑血,蜷縮在地面上。他的側腹被開了一道口子,肥膩的粉紅色肚腸被整串拖了出來。
    「這麼快就咬占卜師了啊……」亞瑟忍住轉頭看看諾威反應的衝動。阿爾沒有發現亞瑟的異狀,搭腔道:「這下子場上只剩兩個占卜師了。」馬修:「是三個啦T_T
「而且兩個占卜師都真假不明……」
   「別忘了還有安東尼奧……」
   「我抓到殺人兇手了啊嚕。」王耀看起來似乎稍微從本田之死中平復,但嗓音卻透露他只是故作堅強。「諾威是狼啊嚕。」
    小冰、提諾和貝瓦爾德震驚地看著諾威。才剛送走丁馬克不久,他們都不希望再失去任何一位家人。
    「不可能。」平時沈默寡言的小冰忽然抓住諾威的手,澄澈如冰的眼裡透出火焰:「我哥哥他才不是狼。」
    「沒事的。」諾威一邊低聲哄著小冰,一邊輕柔地鬆開他的手。「我只是一個平凡的村人。反倒是那位自稱是占卜師的先生,一連占出了兩隻狼,還真是神準啊~大家都不覺得奇怪嗎?」他冷靜的聲調令眾人瑟縮了一下。
    「我是真正的占卜師啊嚕!」
    「對嘛!大哥才不可能是假占呢!」
    「那個……你們先聽我說一下。」萊維斯的淚水還在眼眶裡打轉:「伊莉莎白小姐是人。」
    馬修:「法蘭西斯也是人。」
   要不是萊維斯忽然開口,大家還真的忘了問他占卜結果。即使被托里斯的慘死深深煎熬,還是沒有忘了身為占卜師的本分嗎……眾人不禁對這孩子肅然起敬。
   「什麼!?」一聲驚呼再度打斷眾人的思路。「托里斯死了?少來了,這一定是開玩笑的吧!?」
    眾人這才想起,這幾天都不見菲利克斯人影。
   「我一直忙著粉刷我的小屋,本來想說等粉刷好了,就要給托里斯看的……」菲利克斯擠開圍在托里斯身邊的人群,卻被一個高大的人影一把推開。
    伊凡抱起托里斯的遺體,腸子繞過他的手臂垂到地面。伊凡把腸子纏好,並將之安放在托里斯腹部的傷口。
   「托里斯是我的。」他的語氣中有著說不出的陰沉。「我不准、不准任何人再碰他一根寒毛。」
    愛德華推了推眼鏡,似乎是察覺到自己今天早上的失態。「伊凡先生,」他好聲好氣地說:「托里斯……他也是我們的兄弟。」
    天色漸漸暗了下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alienated

鴉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