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夜
        如果王耀真的是狼……克蘭心想,如果自己是狼占,一定不會像他那麼魯莽。一連三天指人為狼,竟然還沒有被靈能者揪出來。能活這麼久運氣真的很好。不過,王耀真的有這麼笨嗎?
        還有提諾。不管他是不是真正的靈能者,他的舉動都太奇怪了。雖然克蘭和他不熟,但總覺得他不像海格那麼散漫。難道……和什麼私人恩怨有關?
        現在也只能暫時相信萊維斯和海格了,一定得護好占卜師和靈能者才行。不知道另一位獵人在哪裡……克蘭埋好防狼陷阱,心裡祈禱另一為獵人和她夠有默契。
 
 
        「兩個靈能者至少有一個說謊。」娜塔夾著話筒,翻閱著自己做的筆記:「也就是說,萊維斯和王耀至少有一個是假占。」
        「那還有一位占卜師是誰呢?」另一位共有者怯生生地問。
        「不是托里斯就是安東尼奧。」一想到那個總是使勁討自己歡心的男人,娜塔竟感到一陣莫名的酸楚。不過,她並沒有表現出來。
        「安東那傢伙不是狐狸嗎?」
        「如果安東先生是狐狸,那……那天被狼咬死的人是?」
        「可能那天狼剛好咬到被獵人保護的人,或是也咬了安東,不過應該沒有那麼巧的事。」娜塔把筆記本丟到一旁,開始跟隨自己的直覺:「我認為安東是真占,托里是子狐或狂人,不過安東也有可能是假的就是了。」
        「你們在講什麼本大爺統統聽不懂~」
        「聽不懂就閉嘴。」娜塔覺得有點惱火。
        電話那端的聲音似乎也被激怒了:「反正他們都已經死了,講那麼多幹麼?」
        「啊,所以說……場上最多只剩一位占卜師囉?」另一位同伴試圖把話題帶回正軌。
        第三位共有者不理會這個問題,繼續吼道:「不只他們死了,我們遲早也都會死。為什麼不乾脆帥氣地接受事實,還在說這些無聊的話?」
        「你不要越扯越遠。」娜塔每次和這位同伴說話時,都有一股想殺人的衝動。幸好,還有另一位比較能說話的同伴,可以充當中間人。
        「會不會托里斯先生是真正的占卜師,安東是子狐,提諾是狂人……」另一位同伴還想圓場,可是兩位共有者都已經掛了電話。
 
第七日
        「謝謝你們。」伊莉莎白堅強地笑了笑。然而,前來幫忙送羅德最後一程的瓦修、基爾、路德和菲利其亞諾再怎麼遲鈍,都看得出她的憔悴。
        「伊莉姊姊,」菲利其亞諾難得懂得看人臉色:「難過的時候……哭一哭會比較好。」
        「謝謝你,小意。」伊莉莎白仍舊逞強地笑著。這時,列支走過來拉了拉瓦修的衣角:
        「萊維斯要宣佈昨晚的占卜結果了……」
        「你們先去吧,我想自己一個人靜一靜。」伊莉用力揉了一下眼睛。路德體貼地領著其他人離開。
        伊莉莎白跪在羅德墓前,好好哭了一場。
 
 
        「列支小姐,人。」馬修:「路德維希,人。」

        還是沒占出狼啊……」阿爾噘起嘴來:「這樣人家怎麼知道要投誰嘛~沒有線索,就算是Hero也不能救大家啊~」
        「救大家?就憑你?」面對阿爾,亞瑟就是無法克制愛吐槽的天性。
        「Hero是不會在意眉毛混蛋講的話的。」阿爾反刺了亞瑟一句,然後轉過頭來,把剩下的怨氣發洩到萊維斯身上:「你這個占卜師也太沒用了吧!到目前為止只抓到一隻狼,這樣這場鬼遊戲要玩到什麼時候才能結束?你說說看呀!」
        「阿爾,不要那麼粗魯。我教過你的紳士守則,你全還給我了嗎?」
        「我早就不是你小弟了,你少在那邊管我。」阿爾見亞瑟楞了一下,便趁盛追擊:「還有,你作的菜超難吃!」
「你說什麼?!」阿爾顯然戳到了亞瑟的痛處。「明明就只是個小鬼,天天在那邊搶發言、耍老大,自以為可以控場是吧?」「貝瓦爾德,人。」海格緩慢的音調完全被蓋了過去。
「喂喂,沒有意義的爭執就不要繼續了。」法蘭西斯皺起眉頭。情況好像回到了連五開會現場。
        阿爾當然聽不進去。連續好幾天日日夜夜的精神折磨,令他胸中積鬱的鳥氣一發不可收拾:「是誰自以為可以控場啦?我看你才……你……你根本就一直都在替狼說話!」
        氣氛瞬間降至冰點。
        關鍵字一出口,阿爾馬上意識到自己說錯了話。不過他不願在亞瑟面前示弱。場面越來越僵。
        僵到了極點之後開始冒出氣泡般的碎語;眾人交頭接耳的嘈喳,細碎地瓦解了凝結的空氣:
        「被你這麼一說,確實……」
        不!亞瑟絕對不是狼!阿爾在心底吶喊。
        「笨蛋!誰說我是狼!」亞瑟突然爆出反擊:「誰不知道狼最喜歡搶著發言!沒憑沒據就誣指別人是狼的人,我看他才是……才是……」他的語調越來越令人心碎,最後還是沒能說完整句話。
        「的確,阿爾也很可疑……」
        「我說了我不是狼,更不是眉毛混蛋的小弟!」阿爾還是放不下身為Hero的架子:「我受不了你的壞嘴已經很久了,要是你被吊死,我一滴眼淚也不會流!」
        這句話給了亞瑟最後一擊。亞瑟漲紅了臉,跪倒在地上。
阿爾故作氣憤地掉頭往投票箱走去,其實是不願看見亞瑟那張泫然欲泣的臉。
        真的要投亞瑟嗎……?
        阿爾好像回到了那片下著雨的草原。
        「笨蛋,你總是在關鍵的時候硬不起來。」
        傻瓜,我怎麼可能下的了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alienated

鴉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