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夜
        「妳覺得那個菲利其亞諾真的有職嗎?」
        「……」
        「會不會是為了保命隨便亂講的?」
        「……」
        「喂,你也說句話嘛,我們共有者要團結——」
        「你還有臉說這種話?」
        「現在小列支都已經死了,我們——」
        「被你害死的。」
        「……算了!本大爺一個人還比較快樂!」
        娜塔不想再和基爾說話,儘管她深知,倘若事情是發生在自己的哥哥身上,自己一定會和基爾有一樣的反應。
 
 
        看來那個菲利其亞諾真的有職呢……克蘭看著自己的筆記,初步排除了狂人的可能性。好像也不太像靈能者,該不會……
        菲利其亞諾就是另一位獵人?
        如果他是狐狸假扮的,應該不會主動叫占卜師去占他;如果他是狼假扮的……搞不好他正是狼放出來的餌,好把獵人引開,再趁機咬死占卜師和靈能者——
        反正就算他真的是獵人,被咬死了也還有我在——克蘭默默地下了決定。
 
 
        要是可以讓哥哥復活就好了……菲利其亞諾的尾巴繞著手指轉來轉去,顯然為了哥哥的死而感到心神不寧。可是我也想讓路德復活啊,再不然本田也好……不行不行,王耀好像說過本田是狼……
        對了,這種時候好像復活占卜師會比較好。如果安東哥哥復活了,哥哥一定會很高興的。可是萬一安東哥哥是狐狸怎麼辦呢?
        呐,好煩惱呢~
        門把轉動的喀吱聲刺激菲利其亞諾的貓耳抽動了一下。
        終於來了呀。
        菲利其亞諾用棉被矇住頭,緊閉雙眼裝睡,卻無法克制身體自然的顫慄。冷汗很快就溼透了衣襟。棉被掀開的同時,兩顆獠牙精準地撬開他頸椎間的空隙——菲利其亞諾瞬間癱瘓,嘴角卻勾起了一彎難得狡黠的微笑——
        路德路德,我表現的不錯吧!
 
第十日
        今天要處理的屍體比平時還多。除了昨天吊死的羅馬諾之外,還有瓦修和海格。其中,海格被發現時是倒臥在一灘和著血的嘔吐物中,全身上下每個孔竅都淌著膿血,每處黏膜都瘀青腫脹。
        「這就是沒有投票的下場嗎……?」法蘭西斯檢視著瓦修的遺體——看起來就像睡著了一般,和海格悽慘的死相真是天壤之別。「這回竟是靈能者被咬死了。」他沉思著望向另一具屍首。
        「你們覺不覺得海格的死法有點奇怪?」克蘭檢查著那一具死屍:「看不出明顯的外傷,反而像是……被毒死的。」
        「會不會他才是被咒殺的狐狸?」
        「那麼安東就是被狼咬死的了。」
        「如果真是這樣,那狼昨晚到底咬了誰?」眾人七嘴八舌地推理著,卻被勇洙的大喊打斷——
        「快來看呀!這邊還有一具屍體!」
        眾人紛紛圍了過去。
        愛德華看著倒臥在血泊中的菲利其亞諾,想起了他昨天說過的話——看來他也有可能是狐狸,不過真的有狐狸會笨到叫占卜師去占他嗎……?
        「萊維斯,你昨晚占了誰?」他轉頭向萊維斯確認自己的推論,但阿爾比了個手勢示意他們安靜。
        「慢慢來,先把遺書的事情解決。」他把菲利其亞諾緊扣的手指扳開,抽出手心裡的紙條讀道:
        「托里斯哥哥說的沒錯,我是人類唷~所以我覺得他應該是真的占卜師。他死得好可憐呢~希望這次能復活成功……」
        「原來小意是貓啊……」法蘭西斯摸著長了不少的鬍渣說。
        「也有可能是狐狸故意留遺書來擾亂我們。」愛德華話一出口,就聽到一個聲音虛弱地響起。這聲音,他再熟悉不過了——
        「不,他說的是真的。」
一個人影從村莊邊緣蹣跚走來。
「托里~」這幾天以來一直躲在房裡的菲利克斯忽然奪門而出,飛撲到托里斯身上,卻令托里斯哀鳴了一聲。嗆眼的殷紅從側腹迅速擴散——原來那道致命的傷口還在。愛德華和萊維斯連忙上前攙扶。
貓又成功復活的機率那麼低,菲利其亞諾那傢伙竟然在最後一刻,讓他們三人團圓了……愛德華即使滿心沉浸在喜悅中,也沒讓腦中的演算停止運轉。預示到即將到來的另一場別離,令他心口一揪——
「托里托里,快來看我的小屋。」菲利克斯似乎忘了托里斯是傷患,拉起他就往房裡拖。「我把我的小屋漆成粉紅色的了。」
愛德華和萊維斯放手,把時間留給他們兩人獨處。雙手一空出來,馬上就被眾人團團包圍——主要是衝著萊維斯而來的。
「貓又如果被狼咬死,會毒殺一隻狼。」娜塔的語調不帶一絲情感:「也就是說,那位靈能者先生是才對。」
「之前是誰說海格是人的啊?」阿爾尖銳地質疑。
「我……我又驗不出大狼……」
「唷~如果是大狼假扮的靈能者,應該會掩護狼占吧!」法蘭西斯事不關己地半開玩笑。
「你差點就騙過我了呢~」伊凡又揉起萊維斯的頭來。萊維斯不知打哪來的勇氣,竟然用力拍開伊凡的手:「我、我才沒有騙你,王耀先生一開始就……就說過我是……是……」
「咦?你不是說王耀是狼嗎?」
萊維斯啞口無言。
「可惡的狼占,竟然耍了本大爺這麼久!」
「我就知道占不出狼的占卜師才最有問題!」
「趕快宰了這該死的狼,還大哥一個公道——」
「你們有必要這樣得理不饒人嗎?」愛德華一向將萊維斯視為自己的親弟弟,即使早就心裡有數,還是不願看著情同手足的人被欺負。不料,萊維斯卻拉了拉他的袖口。
「愛德,」他哽咽著說:「沒關係的。」
愛德華第一次覺得萊維斯真的長大了,竟然是在這種時刻。
馬修:「為什麼大家都不聽我說話?愛德華先生是人。」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alienated

鴉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