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夜
        短短一天內,同伴們都成了砲灰……最後一隻狼的耳朵和尾巴都微微下垂。一陣錐心的寂寞讓黑夜顯得更黑了。
        孤狼也是意氣風發過的。不知何故,村莊四周寂寥的景色,竟使他想起故鄉亙古的山河、那些山河自洪荒以來就注視著的廣袤原野、原野上呼嘯而過的鐵騎軍刀出竅時輝耀的金光、那些馬背上的輝煌呀……
        同樣在原野上奔馳的,還有狼。身為同一片草原的住民,最後一隻狼一向敬畏這些高貴的獵者。他們忠誠、有智慧、重視團隊——
        沒有什麼比失去夥伴的狼更落魄了。
        從今以後,再怎麼無奈的任務,也都得自己承擔——像今晚的任務,他心中就有千百個不願意執行。最後一隻狼咬牙,心想人狼和真正的狼不一樣。真正的狼殺戮只為了填飽肚子,人狼則是為了……為了什麼?
        嗯,好像同樣是迫於無奈。
        最後一隻狼昂起頭,將胸中充溢的孤寂化作一聲長嗥——那是他對過去以及未來的亡者,最深的哀悼。
 
 
        今天同樣是老大不高興地掛了電話……基爾雙手抱胸,忿忿地往床上仰倒。明明已經沒有什麼吵架的理由了,但他就是和那位同伴不對盤。為什麼本大爺偏偏和那隻母老虎是共有者……基爾翻了個身,想起了另一個女人——
        那女人還真的出現在他面前。冒出一對灰色狼耳的頭顱擱在他的床頭,柔順的棕髮披散到床單上。
        「……是你?」
        「在我那麼做之前,請務必瞭解,我也是不得已的。」那狼平和地說:「誰叫你是共有者呢?」
        「本 大爺才沒有那麼容易咬死!」基爾從床上一躍而起,把一旁的書櫃往狼的身上猛力推倒——書本散落一地,狼卻輕巧地跳開了。他拿起地上的書本胡亂往狼身上砸, 那狼全數閃開,步步逼到了他面前,並用力掐住他的脖子。正當狼開口要咬下去的時候,手勁卻不知怎地軟了一下。基爾抓住機會,重重地把狼摔到地上,難掩得意 之情地說:「哇哈哈!想殺死本大爺?再練個幾百萬年吧!」
        「求求你,不要讓我為難好不好?」那狼的聲音忽然裂成高亢、破碎、顫抖的哭腔。他跳起來,扯住基爾的頭髮就往倒下書櫃的稜角撞一下、又一下、再一下……直到腦漿迸裂,鮮血把銀白髮絲黏成一綹一綹為止。
        一見基爾不再掙扎,伊莉莎白幾乎是落荒而逃。她還是硬不下心腸來咬基爾,也沒有勇氣去檢查他斷氣了沒,因為兩種結果都一樣令她不敢面對。她覺得臉上一片溼溼黏黏的,被迎面而來的風吹得特別涼,用力一抹,分不清是血水還是淚水。
 
第十一日
        「在你們看到這封信的時候,本大爺大概已經像小鳥一樣帥地飛上天了吧!看來最後的共有者娜塔小姐只好一個人囉!我要去和我的阿西還有親父團聚了!」
        伊凡輕輕闔上基爾的雙眼,把他那不自然扭曲的手腳盡量擺成看起來較舒服的姿勢。一旁的法蘭西斯則是讀著信。伊莉莎白本來以為自己已經對死亡麻木,聽著聽著,鼻頭又不爭氣地酸了起來,但她還是打起精神參與討論:
        「現在除了娜塔小姐是人之外,什麼都不能確定。」
        「還有萊維斯應該可以確定是狼側的,那麼王耀大概就是真占。」
        「如果大哥是真占,目前確定的狼就有:海格、萊維斯、本田、諾威、貝瓦爾德……剩兩隻了!」
        「或是三隻。萊維斯也可是狂人。」
        Hero我有懷疑的對象了!」
        ……
        眾人的討論在菲利克斯聽來,不過是耳邊嗡嗡的噪音罷了。
        「呐,托里」他打從一大早就緊挨著托里斯。「死後的世界是什麼樣子?」
        「唔……」托里斯捂住肚子上的傷:「死後的世界……可以看到所有的秘密。」
        「等等,你該不會知道我們所有人的身份吧?」克蘭嚇了一跳。眾人停下正激烈的討論,全望向他們。
        「這傢伙是狼對不對?」阿爾把愛德華扭到托里斯面前:「他老是幫著狼那一方。」阿爾補了愛德華一腳逼他跪下,後者則是一臉不服氣的樣子。
        托里斯嘆了一口氣。「他不是啦。還有王耀其實是狐狸假扮的,剩下的狼也不只兩三隻。」
        「等一下,」娜塔把臉湊到托里斯面前,語調冰冷,絲毫不留情面:「你憑什麼要我們相信你說的話?」
        馬修:「他是人類,我占過了。」
        「我不指望你們一定會相信我,但現在又有什麼選擇呢?」托里斯無奈地扶額:「大家都很清楚我不是狼,也不是狐。我也不是狂人或子狐——我可以告訴你們,狂人是安東,子狐是提諾,當然前提是你們相信我說的話。」
        「該不會到現在只死了兩隻狼吧?」勇洙著急地問。
        「不,現在頂多只剩四隻狼。」愛德華從地上爬起,拍了拍身上的塵土:「因為如果狼的人數大於或等於人類,遊戲早就結束了。」
        「也就是說,」法蘭西斯翻閱著規則,確認了愛德華的話:「除了萊維斯和海格,還死了一隻狼是吧?」
        「是亞瑟。你們不經意地殺了一隻狼。」
        阿爾愣住了。呆了半晌,才終於又吐得出話來:
        「那……還不快把剩下的狼都報出來!」
        托里斯定定地看著菲利克斯。毫無預警地,眼淚忽然有如龍頭流出的自來水,流啊流得不能自己。
        菲利克斯嚇了一跳:「托、托里,你怎麼……?喂!你們怎麼把托里斯弄哭了呢?」
        「還在裝蒜!」阿爾生氣地說:「你就早點承認自己是狼吧!」
        「狼?開什麼玩笑?我不是狼,我是靈能者啊!」
        「那,你有靈腦結果嗎?」法蘭西斯臉上就寫著不相信,只是抱著姑且一問的心態而已。
        「當然有囉!就是萊維斯是大狼、羅馬諾是人、亞瑟是狼、王耀……好像是人,然後諾威我忘了、本田是小馬……」
        「……對不起。」托里斯忽然眉頭一緊,然後就連滾帶爬地逃到村莊邊緣嘔吐。
        阿爾還想上前追問,但愛德華拉住了他。「他身心受到的壓力都已經到了極限,今天就別再逼他了吧。」

-------------------------------------------------------------------------------------------------------------------------------------------------------------

那個...有一件事情要說一下
就是我在寫當時不知道貓又出現天國功能會關閉這條規則
啊~~這麼大的bug我擔當不起啊(抱頭)
就請大家用力的無視吧^q^

喜歡 收藏 引用 留言 推上精選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alienated

鴉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