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夜
        伊莉莎白五味雜陳地反芻阿爾今早說過的話。
        是啊!我們都很勇敢,都跟命運搏鬥著。大家都是。只不過……方式不同罷了。
        就算是為了羅德少爺吧。我一定要連他的份一起,好好活下去……
        勇洙記得阿爾的年紀好像和自己差不多……至少,到今天以前,心智年齡都和自己差不多。為什麼,他好像在一夕之間,就忽然成熟了?
        勇洙想起自己。長久以來,自己都是依附在大哥身邊,而現在大哥已經不在了……勇洙意識到自己現在已經是個長男了。
        或許,我也該學著長大了吧……
第十四日
        勇洙、伊莉莎白和法蘭西斯把伊凡和娜塔合葬在一起。雖然兩人的死狀都極其悽慘,但大家的反應都十分平靜。或許真的是麻木了。
        「為什麼會有兩個人慘死?」勇洙道出了大家共同的疑問:「娜塔小姐是共有者,應該是被狼咬死的。那伊凡先生……?」
        「會不會是貓又?」伊莉莎白接著說:「可是貓又應該是小意才對……」
        「那麼現在只剩下一種可能了。」法蘭西斯說道:「伊凡是狐狸,被占卜師咒殺了……」
        「是的!我是占卜師!我昨晚占了伊凡!」
        你們有沒有聽到什麼聲音?
        「誰?誰在說話?」
        「我是馬修啦!」馬修隨著聲音現形。「我早就告訴過你們了,可是你們都不聽我說話。」
        現場氣氛陷入尷尬的沉默。
        大家還真的都忘了有另一位占卜師的存在。
        「可是……托里斯……」勇洙打破沉默:「他為什麼要說伊凡是狼?」
        「托里斯應該是狂人。」馬修解釋道:「他得為其他占卜師安上狐狸的名目,才能自圓其說呀~」
        「所以說──」法蘭西斯撿起一根樹枝,在沙地上做了個總整理:「伊凡是狐,托里斯是狂人,你是占卜師,另一位占卜師是──」
        「安東說過伊凡是人,所以應該是子狐──」
        「那另一位占卜師就是王耀了。這麼說提諾真的是靈能者──」
        「還有菲力克斯大概也是,烏小姐也可能是真的獵人──」
        「狼的話有王耀抓到的那三隻,還有萊維斯跟海格──」
        隨著討論的進行,沙地上的表格完成度越來越高。每個人都陷入了一種純粹邏輯思辯的神馳狀態,敵我、勝負、生死以及下一步該怎麼走、未來會怎麼樣等問題,全都拋到九霄雲外去了,彷彿這只是一款再尋常不過的解謎遊戲。
        是不在乎了?抑或只是不想面對?    
「現在只剩下兩個問題還沒解決了。」勇洙心滿意足地看著那只剩下幾個空格的表格,語氣中透著不合時宜,卻又共同掛在每個人臉上的成就感:「剩下的兩隻狼,和另一位獵人──」
        「你們全都答對了。」一個嗓音沙沙地說。
        托里斯扶著門把,使著最後一絲體力,小步小步挪動重心往外移。當他鬆開門把時,雙腿陡然一軟,旋即筋疲力竭地靠牆跌坐了下來。
        他已經彌留了將近兩天,中間好像有被誰搖醒,糊里糊塗地投了個票,除此之外,他什麼也不記得。然而,如今他的神智可是完全清醒的。
        今天一大早,托里斯幽幽醒轉之際,就發覺自己燒退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陣奇異的冷,而這冷竟使他全身上下每根神經都耳聰目明了起來,傷口的痛楚也更加真實。屋外廣場上的討論聲,透過他那比平時犀利的聽覺,一句句流過腦海。托里斯覺得自己的思慮從來沒有如此清明過。
        無奈實在是沒力氣了。此刻的他光是抬起眼皮都很吃力,遑論挪動四肢。他花了一整天爬出小屋。
現在,他靠坐在小屋的外牆,大口大口喘著氣,忖度著自己還剩下幾分鐘的迴光。「對了,還有一隻狼真的是亞瑟,另一位獵人是薩德克。」托里斯覺得心裡有什麼東西解開了,也就如同一個鬆綁的魁儡,全身酥軟地垮了下來。
        「打從一開始就只有一個獵人啊……」伊莉莎白沉吟著說。
        「那現在所有的特殊職業都已經知道了。應該沒有別的了吧?」法蘭西斯把沙地上那張表格的空格填上。這時,廣播器傳來的聲音,又把他們拉回現實──
        「快要日落了,請趕快投票。」
        「對喔!我們今天還是要吊死一個人──」
        「真的非得要有誰去死不可嗎?可不可以讓大家都不用死?趕快想想辦法啊──」
        「看來只好請托里先生再死一次了。」
        「等等!我想到了一個方法,說不定可以讓大家都活下去──」
        可惜,眾人在馬修提供完線索之後,又徹底忽略了他的聲音。
        「可是托里斯雖然是狂人,也算是個人類,死掉了算人側的損失──」
「等一下,我們這樣直接在托里斯面前討論這種事,也不問問他的意見,會不會有點……」
被法蘭西斯這麼一說,勇洙和伊莉莎白忽然意識到自己的失禮。他們用一種帶著歉意的目光看著托里斯。
        「嗯……」托里斯溫和地點點頭,又陷入昏睡。
        能和心愛的人長眠在一起,娜塔小姐一定覺得很幸福吧……
        這是他腦中閃過的最後一個念頭。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alienated

鴉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