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終回----
        結束……了嗎?
        法蘭西斯和伊莉莎白在黑暗中摸索著找到了彼此。搜尋著第三個人的同時,共同的疑惑在兩人腦中徘徊:
        天怎麼黑得那麼快?不是要十輪投票才會和局嗎?難道是時間超過了?
        視力逐漸適應黑暗以後,周遭那些熟悉的景物輪廓慢慢現形。其中,最引人注目的、也就是那巨大的、令人無法忽視的、發著寒光的絞刑架,僵直地掛著一個人──
        是任勇洙。他那一頭黑色的毛髮,此刻直接蓋過微垂的頭臉,和四肢一同被重力拉成數條直指地心的平行線。
        伊莉莎白衝上前去,手忙腳亂地把勇洙救下。忽然落到手上的體重讓她頓時失了重心,但她還是穩住了──穩住了那一副死絕的肉體。
        怎麼可能,我明明沒有跑票......伊莉莎白忽然想到另一種可能性,也是現在唯一的解釋。她抬起頭,看到同樣是一臉愕然的法蘭西斯──
        決定者。
        兩人相擁而泣。
        伊莉莎白把臉埋進法蘭西斯的胸膛。她想起了羅德少爺,還有其他逝去的人們──基爾、小意、列支......索性就把眼前的法蘭西斯當作這些人的集合體,一併緊緊抱著。
        法 蘭西斯也是哭得不能自己。一股莫名其妙的情緒不斷湧出,沾濕了伊莉莎白的頭髮。他把十指陷入伊莉莎白髮根,輕柔地順開她的秀髮,就好比她是亞瑟、或基爾、 或安東或馬修或其他逝去的人們……他的右手順著髮流向下摸時,碰到了一片柔韌的三角形物體,摸起來有彈性像個溫血活物,還有野獸毛皮的觸感……左邊對稱處 也碰到了一樣的東西。法蘭西斯張開眼睛,正好見到伊莉莎白似笑非笑地咧嘴,露出兩排森森白牙。
 
           [人狼˙狂人勝利] 咬殺最後一人後,人狼們往下一個村莊去尋找獵物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鴉可 的頭像
鴉可

alienated

鴉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