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充電線?」

        青年取出手機背面的電池:「幫手機電池充電用的。或者,家裡有充電線嗎?我在背包裡找不到。」

        亞瑟接過電池仔細端詳:「手機還有專用電池?就用收音機用的那一種不行嗎?」

        「你是多久沒有離開這座山了?」青年不禁失笑:「沒用過手機也應該知道吧?」

        「電池還分那麼多種幹嘛?真是莫名其妙。」亞瑟有些惱羞成怒:「我們這種山裡的小鎮怎麼會有這種東西?」

        「我只是開個玩笑……

        「不要以為你去過大城市就懂得比我多。年輕嘛!自以為新潮就瞧不起鄉下人,其實腦袋裡根本什麼都不剩。」亞瑟從架上取下一本書,推到青年懷裡:「多讀書吧,腦袋不要只裝手機。」

        「你也太容易生氣──」

        亞瑟已經拿著手機離開房間了。

        青年把注意力轉向手中的精裝書。那是一本<自然哲學的數學原理>。

        光用看的就令人想睡的書名啊……翻開封底,有一段手寫的筆跡。

 

親愛的阿爾:

        首先祝你生日快樂。十九歲的你已經不是小孩子了,但你在我眼中永遠是個小鬼。這本書是前人智慧的結晶,某些內容或許會對學習你喜愛的射擊有幫助。雖然我們之間有一些衝突,但我想讓你知道我愛你。

                                                                                                                        亞瑟

 

        另一種墨水顏色的筆畫出一隻比中指的手框住整段話。

        接下來的書頁幾乎是全新的,顯然沒什麼人翻過。他完全可以理解為什麼沒有人去讀。要不是他用飛翻的方式略讀,早就昏昏欲睡了。

        翻到第七十四頁時,一張紙條徐徐飛出,飄落到床單上。

 

        七月四日。重生

        永遠不回來。

 

        就在那一頁的空白處,同樣的筆跡留了這麼一段話。

 

        我選在生日這天離開,原本不打算跟你說的。既然你都替我挑了他媽的禮物,就聽好我的獨立宣言。

        你從來就不是我哥哥,從現在開始我們沒有關係了。

                                                                                                                        阿爾

 

        他揉揉眼睛。結果,吸引他的是這些塗鴉,而非書本身的內容。沒有眼鏡還真的不行──他走向房間另一端的窗戶。

        這個房間位於房子的二樓,往下可以看到竹籬圍成的小庭園,以及竹籬外隱沒在樹林裡的、窄窄的山路。路上有個巡警制服的人閒晃著。當他那留著微微波浪狀及肩金髮的腦袋抬起時,留著鬍渣的臉龐霎時變得瞠目結舌。

 

 

        「為什麼抓我?」青年坐在派出所的長椅上,雙手被銬成一個不舒服的角度:「我根本什麼都不知道!」

        山區的派出所狹小簡陋,和亞瑟的小屋一樣大部分是木造的,沒有多餘的裝潢。

        抓他來的員警名牌上寫著法蘭西斯˙博納弗瓦。在將他銬上手銬時的扭打結束之後,態度都還算和善。

        「你最好是什麼都不知道。」法蘭西斯滿不在乎地一邊批改著公文:「槍擊要犯阿爾。」

        「我不是阿爾!」

        「那你是什麼?」

        「我是……」他一時竟答不上來。這麼基本的問題。這時,他看到布告欄上的失蹤人口,忽然強烈地覺得事有蹊蹺。

        「馬修!」他毅然決定這麼回答。

        「誰?那個失蹤的大學生?」

        「有一個人可以證明我是馬修。」他說:「他的電話存在我手機裡,被亞瑟拿走了。」

        「那這又要怎麼解釋呢?」法蘭西斯揮揮剛從他身上搜出的皮夾:「沒看過誰要冒用身分還把證件帶在身上的……

        「我是真的什麼都不知道。」他耐住性子解釋:「我只記得從亞瑟家的床上醒來,剩下什麼都不記得,可能是山難時撞到頭,失憶了。」

        「你編的故事還是跟以前一樣瞎。」法蘭西斯搖手:「別忘了以哥哥和亞瑟的交情,我簡直就可以算你媽媽──啊,還是說亞瑟才是媽媽,哥哥我是爸爸?」他抬頭看了青年一眼,表情忽然嚴肅起來。

        「翻翻看,看能不能恢復一點記憶。」他把一疊剪報交給青年。「你看起來不像在說謊。」

        幾天下來的內容大致是敘述阿爾弗雷德˙F˙瓊斯持有改裝槍械,犯下震驚社會的槍擊案件,被捕時表示動機單純是為了試槍。後來又從拘留所逃脫,往W山區逃逸。幾篇報導稍微說明了他的孤兒身世、被單身男子撫養長大、以及後來逃家。他的養父拒絕接受採訪。一些自稱的教育專家跳出來寫了幾篇社論……

        「有印象嗎?」法蘭西斯問。

        他搖搖頭。

        「報告!」一名基層員警衝進辦公室:「有登山客發現阿爾弗雷德˙F˙瓊斯的遺體了。」

        「什麼?」辦公室內的兩人同時驚聲說道。法蘭西斯從座位站起來:「身分確認了嗎?」

        「要等中央派來的法醫到了才能驗屍。」

        法蘭西斯凝視著青年,口中發出嘖嘖的聲音:「怎麼會鬧雙胞呢……?」

        「沒有鬧雙胞。」一個聲音從門口傳來。「你抓到的根本就不是阿爾。」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alienated

鴉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