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敢自稱是什麼寫手

不過既然都被點了就不客氣囉

【文風問卷】
01.筆名(如果可以的話,請簡述它的由來)
鴉可
剛開始覺得幫自己取名字是很尷尬的事情(抹臉),所以都直接用帳號arctictern,搞得沒有人知道要怎麼叫我,久了就被簡化成arc
鴉可是arc音譯,之所以選鴉這個字是因為arctictern其實是一種鳥的名字,所以就選了個鳥字旁的字,完全與烏鴉無關~
是家教學生在寫評量時很無聊忽然想到的(毆

02.大概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從事寫作的呢?在那之後,引發你「想繼續寫下去」的動機是什麼?
第一次自發性的寫作是小學畢業的暑假投稿某份現在已經不在的兒童報紙徵文。題目是一篇故事的前半段,要你把故事接續下去這樣。
之 後有很長一段時間沒有再寫,坦白說我在學校的時候並不是一個喜歡作文的小孩。下一次感受到想寫作、非寫不可、不寫會死的衝動就是三年前看到佐米大寫的「人 狼」了。那一陣子每天都在想接下來會怎麼發展,也會想說如果誰誰誰是什麼職業的會怎樣等等......每天兩小時通勤的路上通通都在想這些事情,慢慢地越 來越完整,就忍不住寫出來了(笑)
現在寫作其實沒有特別的動機,就是想到了一個故事很想寫而已,如果沒有靈感就不會特別去寫。除非是看到有趣的活動想要參加或別人點文,有限制條件我反而比較好發揮(<--奴性奇高)

03.覺得自己的文風是什麼樣子的?其他人又有什麼看法?
文風是什麼?可以吃嗎?(喂)
呃...覺得自己的寫作技巧還沒有成熟到敢說有固定風格的程度呢(汗)
高中老師是說我寫的東西滿「舒緩」(好國文的用詞|||),不過作文跟我現在在寫的這種文類畢竟是不一樣的吧。我寫的東西在別人眼中是怎樣的真的不知道,因為沒什麼人在看所以聽到意見的機會也不多(艸

04.早期的文風和現在的風格落差大嗎?請簡述之間的差別。(不論是結構、文字敍述、故事走向、常寫的題材等)
以前很常用刪節號......和破折號--現在比較少了。
還有就是以前比較不喜歡多餘的描寫,現在會把心思放在描寫上面。
最後就是以前用詞比較不計俚俗(吧)。說真的這點滿想回到從前的,寫越久就越放不開XD

05.喜歡的風格(不論是文字、故事的走向等)是什麼樣子?
帶點荒謬感覺的吧。像是<丈量世界>還有<家傳大煎鍋>都是我很愛的小說

06.覺得自己最擅長寫什麼?(如果不知道自己擅長什麼的話,想想在寫什麼的時候感覺鍵盤/筆桿要爆炸了)
血腥暴力獵奇變態的場面(無誤)。可是完全侷限在肉體方面~精神獵奇是無法跨越之壁呀orz

07.最不擅長寫的又是什麼?(如果不知道自己不擅長什麼的話,想想在寫什麼的時候總是遇到瓶頸)
人性。
對人性了解太少太少了。

08.你寫一篇小說/文章需要多少時間?
通常都是斷斷續續地寫。如果不間斷的話,短篇大概一個多禮拜,中篇大概要寫六個月左右(神慢)

09.在開始動筆之前會花多少時間準備呢?
很難界定是何時開始準備的。通常一個念頭出來會在腦中轉上一陣子,有些就這麼消失了,有些會寫成大綱,真正擬大綱的時間很少但會修很多次。因此真正開始動筆都不知道是什麼時候orz 資料什麼的通常是邊寫邊找。

10.在創作的時候有什麼特別習慣嗎?它有沒有造成你的困擾?
旁邊不能有認識的人在。這減少了很多能運用的時間(艸

11.是手寫派還是打字派?創作時使用的工具是?(慣用的筆記本、筆、程式等)
手寫派的。習慣用傳統鉛筆橡皮擦和可隨身攜帶的小筆記本。

12. 有寫草稿的習慣嗎?草稿跟正式稿的風格有落差嗎?
會寫大綱不會寫草稿。

13. 喜歡寫什麼樣的題材?
人會一個一個掛掉的連續殺人題材!(燃)

14.最喜歡的文字創作者(不論是自創、同人寫手或職業作家)是誰?他們有影響到你的文風嗎?
職業作家方面大概就是中二時期很迷的傑克倫敦。
同人寫手嘛......不忍說一直都是mo姊>///////////<
影響可能多多少少吧,不敢拿自己和大師級的相提並論XD

15.你有夢想過你能當上作家,或者能從事相關的職業嗎?
沒有。
寫作如果變成職業就不會有這麼純粹的快樂了。

16. 在文字創作上有什麼特別的經驗或回憶呢?
呃啊這題好廣泛@@
小學時投稿的那份報紙現在還留著,覺得這是我少數值得驕傲的事情w
再來就是開始寫同人之後認識的各位,你們都是我的翅膀(不要學老梗#)

17. 那麼,你喜歡寫小說這件事嗎?或者說你對它的熱衷程度如何?
與其說喜歡寫小說不如說是喜歡編故事吧。對於寫作這件事情本身還好,可是有的時候想到的故事孵久了就會砰砰砰地敲打說它想要出來,這個時候就會很有動力www

18.從一開始到現在,覺得自己寫過最喜歡的文章是?請節錄一個片段。(不論自創、同人、學校作文,如果都有喜歡的也可以都放上)
本來想放高三某次模擬考的作文。難得考試題目可以寫的這麼high耶嘿~但那種東西現在已經找不到了
放人狼的最終回好了
※※※※※※※※※※※※※※※※※※※※※※※※※※※※※※※※※

結束……了嗎?
法蘭西斯和伊莉莎白在黑暗中摸索著找到了彼此。搜尋著第三個人的同時,共同的疑惑在兩人腦中徘徊:
天怎麼黑得那麼快?不是要十輪投票才會和局嗎?難道是時間超過了?
視力逐漸適應黑暗以後,周遭那些熟悉的景物輪廓慢慢現形。其中,最引人注目的、也就是那巨大的、令人無法忽視的、發著寒光的絞刑架,僵直地掛著一個人──
是任勇洙。他那一頭黑色的毛髮,此刻直接蓋過微垂的頭臉,和四肢一同被重力拉成數條直指地心的平行線。
伊莉莎白衝上前去,手忙腳亂地把勇洙救下。忽然落到手上的體重讓她頓時失了重心,但她還是穩住了──穩住了那一副死絕的肉體。
怎麼可能,我明明沒有跑票......伊莉莎白忽然想到另一種可能性,也是現在唯一的解釋。她抬起頭,看到同樣是一臉愕然的法蘭西斯──
決定者。
兩人相擁而泣。
伊莉莎白把臉埋進法蘭西斯的胸膛。她想起了羅德少爺,還有其他逝去的人們──基爾、小意、列支......索性就把眼前的法蘭西斯當作這些人的集合體,一併緊緊抱著。
法蘭西斯也是哭得不能自己。一股莫名其妙的情緒不斷湧出,沾濕了伊莉莎白的頭髮。他把十指陷入伊莉莎白髮根,輕柔地順開她的秀髮,就好比她是亞瑟、或基 爾、或安東或馬修或其他逝去的人們……他的右手順著髮流向下摸時,碰到了一片柔韌的三角形物體,摸起來有彈性像個溫血活物,還有野獸毛皮的觸感……左邊對 稱處也碰到了一樣的東西。法蘭西斯張開眼睛,正好見到伊莉莎白似笑非笑地咧嘴,露出兩排森森白牙。

[人狼˙狂人勝利] 咬殺最後一人後,人狼們往下一個村莊去尋找獵物了。

※※※※※※※※※※※※※※※※※※※※※※※※※※※※※※※※※
19.喜歡自己現在的文風嗎?希望自己的風格有什麼樣的改變?
希望早日找到屬於自己的文風吧(遠目)

20.最後,請你點五位有在寫作的朋友填寫這份問卷。
無料放送請自取~~~

創作者介紹

alienated

鴉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