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樂樂點文

*菊灣

*架空注意

 

        夜色已濃,大樓窗裡的燈一盞盞熄滅,彷彿一頭漸漸步入沉睡的獸。大樓正門前不遠處停著一台怠速中的車,路燈的白光射入駕駛座,形成車內唯一的光源。

        本田在燈光下看了看錶──距離小灣正常的下班時間已經過了三個小時。

        這棟辦公大樓位於市中心,走路一小段就可以到達最繁榮的商業區,因此即使下班時間過了一陣子仍是熙來攘往。本田傍晚就在這等了。尖峰時段從大門湧出、稍後從外地湧入的剛下班的人潮當中,棕黑長髮的年輕都會女子他少說也看了上百個。他從體型和姿態快速過濾不符合條件的身影,有幾回真的以為朝他走來的女子就是灣,但換個角度看的結果總是令他失望。漸漸地人潮少了,他開始追蹤每張路過的臉──仍然等不到他在等的人。

        直到現在,久久才會有一人經過。

        的確,小灣有說她今天會加班,但本田還是堅持一如往常地在自己的工作結束後就來門口守候。這樣的自己會不會太黏、占有慾太強了?本田苦笑著想,但現在下班後的他除了找小灣外也無處可去。畢竟,他所有的社交生活幾乎都已停擺。

        大樓的旋轉門動了。清瘦的長髮女子快步朝自己走來。本田伸長脖子──會是嗎?會是嗎?那是小灣特有的步調,流暢中隱含著倉促的味道,彷彿在追著什麼,或被什麼追著。只有一個字足以表達這種不安的自信和倉皇的進取。

        就是灣。本田幾乎可以確定是她。他倆的頻率很像,因此總是比肩走在一起。

        那名女子走了幾步又停了下來,偏頭看看來時的方向。本田看著她的側影,剛才的信心瞬間被疑惑瓦解。這……好像不是小灣?

        女子往反方向小跑步離開。

        果然不是呢,判斷力越來越退化了。本田忽然一陣失落。小灣的事業正在起飛,經常忙到很晚,見面的機會越來越少……。應該為她高興才對。

        他把手肘靠著方向盤,繼續死盯著大樓的旋轉門。

 

 

        工作室裡只剩下小越和一盞孤零零的燈。忙了一整天,攝影師、造型師和模特兒都回去了,獨留小越收拾滿桌的美髮用具。

        她俐落地把雜物歸位,收進大大小小的工具箱、置物櫃,卻發現了一項不屬於這裡的東西──粉紅色牡丹花造型頭飾,大小兩朵略帶垂墜感地鑲在同一支髮夾上。她把頭飾拿起來細看了一陣。

        好像是灣姊的,一定是她今天拆下來後忘了別回去。身為髮型模特兒,她一天得換好幾個造型,髮飾穿穿脫脫是家常便飯。明天再還她就好了,小越順手把它收進抽屜。這時,自動門上的風鈴響了。

        「灣姊?怎麼又回來了?」她問:「有什麼東西忘了拿嗎?」

        小灣在梳妝台上翻找了一陣,才求助這位助理經紀人:「妳有沒有看到我的牡丹頭飾?」

        「那個我幫妳收起來了。」小越從抽屜拿出頭飾,「我本來打算等妳明天來時再還妳。」

        「太好了,謝謝妳!」小灣接過頭飾,對著鏡子將它別上,然後抓起梳子把頭上那撮末端捲曲的特長頭髮和其他頭髮分開,還用小越還沒收好的電捲棒讓它更捲一點。

        「灣姊好像每天都戴著那個髮飾呢。」

        「因為阿菊喜歡呀。」小灣邊說邊喬著花的角度。

        「原來本田哥喜歡這種風格的呀。」小越輕笑著:「看不出來他管這麼多。」

        「這算是我們兩個的默契吧。」小灣也笑了。「這麼晚了,小越妳還不下班嗎?」

        「我收完這些就走。妳先走吧,本田哥一定又在樓下等了。」

        「是啊,那就辛苦妳了。」小灣走出自動門,按下電梯按鈕。「妳也別太晚回家唷。」

        「好,謝謝灣姊。」小越擠擠眼,「有這麼體貼的男朋友真好命。」

        「嘻嘻。」小灣也擠了下眼閃進電梯。

        對著電梯內的鏡面,小灣又開始整理那撮長髮捲翹的弧度。她的工作使她換過千百種髮型,剪過、燙過也染過,唯獨那撮長髮她說什麼也不肯修掉。那些美髮雜誌和型錄上,那撮毛被夾起、藏好的照片,本田從來沒有留意。

        五年前的那場車禍後,本田再也認不得任何臉孔。這件事只有和他朝夕相處的小灣知道。

        為了表面上維持像常人一樣的生活,心思縝密的他把人的面容化約成幾個好記的符號──耀哥是一小束馬尾;勇洙是家族中特別突出的身高;小香是過粗的眉毛──亞瑟是金髮碧眼的洋人所以絕不會搞混;阿爾是眼鏡;路德是向後梳的金色油頭;菲利西亞諾是捲曲的呆毛,如果那天方向偏了一點,本田就分不出他和羅維諾的差別了。

        這樣的記法總有失靈的時候。即使大家不以為意,但害怕失禮的他卻變得愈來越退縮。對此小灣沒有說什麼,只是繼續小心地幫他掩飾著。

 

 

        隨著從旋轉門走出的人影逼近,本田的焦急和興奮正在積累。這人的步伐和剛剛那人很像,也和灣很像。服裝似乎是同一套?燈光昏暗看不清楚。又或許只是另一位不相干的路人?

        一切的不安都在粉色牡丹和捲曲長髮映入眼簾的一刻豁然開朗。

        「抱歉,等很久了吧?」小灣開門爬進副駕駛座。

        是她的聲音沒錯……本田伸手幫她把頭髮塞到耳後,然後順著髮流撫摸,把玩她的牡丹頭飾,像在確認什麼。

        「我好餓喔,去吃宵夜好不好?」

        「好啊,我最近發現一家不錯的居酒屋。」

        「可是我比較想吃鹽水雞。」

        本田發動引擎:「那由妳帶路。」

 

 

----------------------------

會選這個題材是因為最近很迷Oliver sacks的書

順便來推廣推廣Yay!!!!(毆飛

<火星上的人類學家>

<錯把太太當帽子的人>

<腦袋裝了2000齣歌劇的人>

和<看得見的盲人>

作者是腦神經科醫生,書裡寫的都是真實案例

明明是科普類的書筆法卻這麼像小說,還隱隱透出精神獵奇fu~

有些真的是光怪陸離到不行>w<

臉盲算是比較容易想像的,於是樂樂的菊灣就被我拿來開刀了真是對不起orz|||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alienated

鴉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Toku
  • 這個設定好棒!!好像可以有很多延伸那樣~
    本田如果一直失去記憶小灣就好調教了(喂
    加油加油~他會有延伸嗎?(別浪費那麼好的設定啊!!!(敲碗
  • 他不是失去記憶啊~
    他是失去辨認人臉的能力
    失去記憶這八點檔老梗我已經用過了沒臉再用一次了呃啊啊> <"
    不過倒是可以讓別的角色偽裝成小灣來調教他(喂!)

    鴉可 於 2012/09/17 19:35 回覆

  • 騛嵐
  • 大大你的題材好棒!被你的菊灣萌到了~~~~是待續嗎?~
  • 嘻嘻沒有後面了,如果喜歡這題材歡迎撿去寫!!!!(被巴飛
    超感謝你來拜訪的>/////< 話說我家一向沒什麼人氣嗚嗚

    鴉可 於 2012/10/14 19:57 回覆

  • 騛嵐
  • 啊啊好可惜~但是鴉可大的菊灣給我的感覺很符合心目中的菊灣~
  • 用老夫老妻的感覺下去寫的wwww
    謝謝捧場唷~m(_ _)m

    鴉可 於 2012/10/14 21:21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