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崩壞注意

*CP淫亂注意(艮

*髒髒注意

*再次強調這真的不是生子文

 

 

        忽然傳來一聲巨響讓三人瞬間石化。托里斯腳邊的地上多了一個熱騰騰的彈孔。

        只見娜塔莉亞寒著臉趴在窗邊,扛著一把冒煙的步槍。

        「小心!」愛德華把萊維斯壓倒在地上,剛好躲過一枚子彈。托里斯撈起兩人,打開剛剛躲的衣櫃用力把他們推進去。衣櫃躲了兩人就快擠不下了,托里斯放棄把自己也塞進去的打算,開始努力試著把門關上。

        「你也快點進來呀!」萊維斯朝外哭喊著,被托里斯抵著的門板上又多了好幾個彈孔。愛德華護住萊維斯的頭。「娜塔小姐!請手下留情!」他對著半掩的門縫喊話:「現在殺他會一屍兩命的!」

        「那樣正好,順便除掉你們的賤種。」娜塔裝好子彈,再度把槍托抵住肩膀。

        托里斯知道自己再躲也躲不了幾發子彈了。他的腿軟到無法離開支撐跑去找掩護,乾脆用盡全力死抵著那扇隨時會彈開的門。就在他盯著對準自己的槍口全身緊繃準備就死時,一個甜膩的嗓音救了他的命。

        「小娜塔~妳在做什麼呀?怎麼那麼吵呢?」

        克蘭從背後抱住娜塔,輕輕前後搖晃著,見到那把步槍時微微露出驚訝的神色。

        「小娜塔妳怎麼拿著這麼危險的東西呢?」

        「我只是要除掉勾引哥哥的他媽的小婊子而已。」

        「有話好好說,不可以使用暴力唷~」克蘭笑著搶過步槍丟到地上。

        「姊!」

        深情的吻堵上娜塔抗議的嘴。

        起初她有點抗拒,但不久就被姊姊的擁吻軟化了。她主動回應熱吻,兩人競相用唇輕啃著、吮著對方的臉。曲線玲瓏的胴體在對方的摩挲下愈發酥麻……

        房裡的三人看呆了。原本在衣櫥裡的兩人忘了生命危險爬出來,一定要親眼見證這一幕。

        「我本來還以為娜塔小姐喜歡的是伊凡先生呢。」

        托里斯和愛德華來不及提醒萊維斯降低音量了。娜塔瞬間醒過來,臉上的表情迅速轉為害臊再轉為惱羞成怒。她惡狠狠地瞪了萊維斯一眼。

        「我愛的只有哥哥一人,我姊只是炮友而已。」

        「妳說什麼?原來妳是這樣看待這段感情的嗎?」克蘭用力推了娜塔一把,沒有防備的娜塔踉蹌了一下。「小娜塔妳好過分!」她揮淚向後奔去。

        克蘭小姐別走啊──

        失去了拖住娜塔的救兵,三人又從看好戲狀態回到了事件的主角。「快!那邊!」愛德華指著廁所,三人趁娜塔檢槍的空檔往那個方向擠去。

        「應該暫時是安全了。」托里斯關上門,靠著門板喘氣。他快速掃了另外兩人一眼。「你們都沒有受傷吧?」

        兩人搖搖頭,整理一下凌亂的衣袖。

        「防了半天,結果沒防到最需要防的一個人。」

        「幸好娜塔小姐的槍法不太準。」

        「這話可不能被她聽到,不過她似乎還是比較習慣用刀。」

        「不用刀改用槍的娜塔小姐也好可愛唷。」

        「你腦袋有問題呀?」愛德華不可置信地看著托里斯:「這樣對胎教不好喔。」

        托里斯比出中指。這是他在阿爾家打工時學來的,久久用上一次。

        「呃,你們有沒有聞到煙味?」萊維斯怯怯地發言。

        被他這麼一說,兩人才發覺空氣中確實多了一股燒焦的味道。

        「你有在煮什麼東西嗎?」

        托里斯搖頭。「說不定是外面有人在抽菸?」

        萊維斯握緊雙拳,看著開始從門縫湧入的黑煙嚥了一口口水。「越來越熱了……

        愛德華上前去開門,一碰到門把又立刻縮手。「是燙的。」他說。然後他把耳朵貼到門板上,聽到外面傳來劈啪的奇怪聲響。

        「不行的,現在開門的話火焰會衝進來。」他向後退了一步,掩蓋不住聲音中的顫慄:「我們被困住了……

        托里斯大力拍打靠外側的牆壁:「救命!救命啊!這邊還有人──」

        「沒有用的,我們會死在這裡。」愛德華坐下來,把臉埋進雙手。「沒想到娜塔小姐會這麼狠毒。」

        「不要說這麼恐怖的話啊!」萊維斯緊緊抱住愛德華,被瀰漫滿室的濃煙嗆得咳了起來。

        托里斯眼眶泛紅,視線因滿盈的淚水而模糊──被煙燻出來的。他揮開面前的煙霧。「不,一定會有辦法的。」他話雖這麼說,卻開始因為高溫和缺氧神智不清,終究體力不支,癱倒在另外兩人身邊。

        三人貼著磁磚地面呼吸,因為恐懼挨著彼此。

        「一定會有辦法的……。」

 

 

        伊凡費了好一番功夫,才找到走廊盡頭那間小套房的廁所鑰匙。今早那個房間傳出了一把無名火,搞得整棟大宅人仰馬翻的,幸好火勢在延燒到其他地方之前就被撲滅了。

        起火點在廁所前的地毯,焦黑的痕跡以之為中心向外擴散。週邊的牆壁、天花板可以看出火焰向上衝的痕跡,一旁的沙發被燒到只剩骨架。

        廁所的門卻是鎖著的。

        到底是哪個倒楣鬼上廁所時居然失火了?伊凡心底那名為惡趣味的好奇心蠢動著,而他也不打算按捺,直接打著「搜救生還者」的名義把真正的動機寫在臉上。

        當他打開門時看到的景象超出他的期望。廁所裡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團擠在一起的肉色──定睛一看,是三個一絲不掛倒臥在一起的男人。

        「這麼好玩的事情怎麼沒有約我呢?」伊凡踢開門邊一團溼透的衣物。

        萊維斯恍惚中聽到有人聲,緩緩撐開眼皮。一看清楚面前的人是誰,原本還鈍鈍的意識就瞬間清醒了。

        「伊凡先生!」他跳起來,忽然又想起自己沒穿衣服而縮回球狀,擋住重點部位。

        「你看你們,熱情到外面都真的燒起來了呢。」伊凡笑了起來:「下次記得約我一起啊!」

        「不是那樣的!」萊維斯簡直快哭出來了:「我們只是用水箱的水把衣服沾溼塞住門縫,這樣煙才不會進來……

        他爬著向後退,試圖搖醒仍然不省人事的另外兩人。

        伊凡把臉湊到萊維斯面前,用他冰紫色的眼睛細細端詳眼前這隻軟綿綿的發抖小動物。「看不出來耶!你把兩個大男人操到掛了呢。」

        「真的不是這樣的啊啊啊啊──」

 

 

        「……就是這樣,自從我在我家推廣這句話之後,大家的感情都變得超好的唷!這都要感謝法蘭哥哥的建議呢。」

        法蘭西斯讀完信,調整了一下收音麥克風的角度。

        「那麼,來自莫..科的vodka,很高興有幫上忙唷,葛格最喜歡幫助別人了。今天的法蘭西之聲又到了該說再見的時候啦,大家晚安。」

        他關掉on air狀態,取下耳機。

         「請問你床上該怎麼走……」法蘭西斯喃喃念著:「沒想到真的有人這樣問呢。」

 

 

------------------------------------------------------

後面完全偏題啦XDDDDDD

男男生子這種不科學的事我真的不會啦啦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鴉可 的頭像
鴉可

alienated

鴉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