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在噗浪提過

只是個怕會忘記先記下來的梗

不一定會用上

拜託大家當作沒看見吧(奔

 

        眼前的人不正是菲利克斯嗎?

        托里斯有那麼一瞬間完全忘了這個景象有多麼不合理──不正是每天回家會見到的景象嗎?但他漸漸想起來了,就像外宿醒轉時會想起自己身在何處,他想起自己原本再也不該見到這個人、還有照理講自己現在應該有多驚──

        「幫我把那隻手套撿起來好嗎?」

        語音緩緩流瀉,沿著慵懶的節理披垂而下。綠色的瞳仁像銅的火焰,望向托里斯腳邊。那裏靜靜躺著一隻殘破的手套。托里斯撿起手套,交到菲利克斯伸長的手上,手套和袖子卻軟軟地垂了下來。那是一隻空心的手。

        「菲利,你……

        「不死鳥就算沒有手也能活的說!」菲利克斯瞬間真實起來,那隻空心的手往桌上的蛋捲伸,啪地一聲撐裂衣袖,開展成一隻金色的翅膀。另一隻翅膀同時展開,掃落好幾個杯盤。

        「欸──你要什麼我幫你拿,小心一點──」

        「我要什麼?」菲利克斯傾身,把翅膀收到背後。「我要來帶走托里斯的說。」

        他又想伸手拿桌上的蛋捲,翅膀前緣把蛋捲罐子碰落地面。他悵然若失地收回翅膀。

        「餵我,托里。」

        「唉,等一下啦。」托里斯跪在地上收拾滿地殘骸。「瞧你弄得到處都是,不是跟你說──」

        一股力量將他往下壓。菲利克斯已經跨坐到他肩上。

        「選擇了飛翔就不能緊握;選擇了緊握就不能飛翔。」他嘴裡念念有辭,張開雙翼抱住托里斯。「這是交易。」

        他把重心往前挪,冷不防用大腿狠狠勾住托里斯的脖子。

        「喂你在做什麼塊放開我我我快不能呼吸了咳咳──」

        「要是抱著你就不能飛了說!」他展開雙翼,翼上的羽毛閃閃爍爍泛著鱗光。

        托里斯猛咳著,想到自己竟是被夾在胯下飛行,再度憶起那熟悉的、疲憊的喜感。

創作者介紹

alienated

鴉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