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抹布X大神萬理,慎入

*後設(?)注意←偷珊妮的用詞

*史上最扭曲夢女文

 

 

大神萬理知道世界的秘密。

知道越多,責任越大。萬理的san值一向高於常人,幸好這項天罰降臨的對象是他,換作是別人的話大概會因為承受不了真相而崩潰的吧?

畢竟誰能接受自己的人生只是一些腦波、一些手稿、一些開會紀錄、一些電磁信號所組成的,而世界的最終目的只是為了一群人的娛樂、以及--更重要的--另一群人的賺錢呢?

一切都是從無意間發現那個神祕的網站開始的。青鳥的圖騰就是宇宙的神諭。

他觸及了次元的介面--只要登入那個叫推特的網站,電腦螢幕即為次元之壁,活脫脫的在眼前開展。

他書讀得不多,不懂維度的概念;也沒有宗教信仰,缺乏仰賴的宇宙觀,但卻不知道為什麼輕易的接受了這種設定。或許這該歸功於他高到近乎冷血無情的心理素質吧。

於是,大神萬理這個人的存在成為了次元的破口,宇宙之力選中了他向異次元喊話。

這個世界越拓展越大了--他知道在某個平行宇宙裡,這群日本人說起了繁體中文,於是他也只好學習。

「各位經紀人們抱歉,系統將於OO日關機維修喔。」

除了他以外,沒有人知道這個世界被關閉了一陣子;大家的生活依舊通常運轉。

「各位經紀人們抱歉,維修將會延長至OX日喔。」

「各位經紀人們抱歉,維修將會延長至OY日喔。」

他按下送出。世界依然沉睡著,只有螢螢的電腦藍光陪伴著他。

他舒展了一下身體,在這次元的夾縫裡。

「大神萬理!」

一個女聲叫住了他。「維修也太久了吧!」

這是來自異次元的聲音嗎?他機警的回頭。雖然常常在處理來自異次元的訊息,直接找到面前來的還是頭一遭。

回頭才看見站在背後的人不只一個,而是蔓延到無邊無際的人海,其中絕大多數是女性。帶頭的馬尾女性約20來歲,臉上很多痘痘。「你最好給個交代,營運到底出了什麼事?」

「親愛的經紀人們您好,」萬理擺出營業用笑容:「很抱歉系統出了點狀況……」

「道歉時露出胸部不是常識嗎?」一聲吶喊從後方傳來。

「啊,那個……」

萬理還沒想好怎麼回答,後方的人潮便湧了上來,粗暴的撕去他的白襯衫,並用領帶將他的雙手反綁。

一般而言男性的體格應該是比較強壯的吧?更何況他應該算是高壯型的身版?萬理感到有點不可思議,壓制自己的掙扎對這群女人而言易如反掌,完全不費吹灰之力。

他怎會忘了,對於多一個維度的種族而言,自己是紙片人呢?

「已經維修超過十天了!什麼糞game!」「營運是不是該打屁股!」「大神萬理脫衣道歉啊!」「道歉時露出屁屁是常識!」

萬理的耳邊人聲轟鳴著,一片混亂之中,一隻手沿著他的背脊往下移動,移動到尾椎下方拍了一下。

忽然被打了屁股的萬理覺得自己被侵犯了。「經紀人們,請保持冷靜,我們將會盡快……」

他試圖保持風度,皮帶卻被另一隻手抽開,開始重重抽打他的背脊。

「請……請不要這樣……」他滿臉驚恐的看著來自異次元的手七手八腳的拉下他的西裝長褲,終於脫掉褲子以後還像是慶祝勝利一般用力拍打他的臀部。「營運該打屁股!」

他爬起來,想要掙脫瘋狂群眾的控制,馬上招來對著肚腹一陣踢打直至嘔吐。

一名嬌小的短髮女孩踹了他屁股一腳,他又失去重心,癱倒在嘔吐物裡。

帶頭的女子露出邪佞的笑。就像一陣浪潮,瘋狂群眾中的每一個人都露出了邪佞的笑,然後紛紛亮出手上的道具。酒瓶、球棒、假陽具。

一開始只是手指,光是這樣就令他痛不欲生。一根、兩根、三根,他感到自己的菊穴裂傷了,疼的眼角逼出淚水。血水使得腸道更加潤滑,一隻小巧的手掌就這樣被探進了一吞一吐的直腸。

即使萬理哭著求饒,那隻手掌突然拔出時他還是驚痛得哇了一聲。「換我了換我了!」拿著球棒的粗壯女子興奮難耐,一把將球棒插入肛門,毫無循序漸進的觀念。

「用這跟假屌幹他屁股跟肚子會發出啪啪啪的聲音嗎?」高挑的女孩穿著附有假陽具的內褲,在球棒退出以後接續著插入,並開始隨著韻律擺動腰臀。

「拜……拜託,不要這樣……」

腸道的異物感使他苦不堪言,狼狽的向正狠狠操他屁眼的女人求饒,沒想到卻換來一記熱辣的耳光。「你明明很爽吧,被這麼多女人包圍,賺到了,哼?」

他一點也感覺不到爽,只覺得痛楚難耐。接著輪到拿著酒瓶的那位了。

「啊,噗浪上有說,朝後穴灌酒會死的--」

「別擔心,紙片人才不會死。」

此時的他已經沒有什麼力氣反抗,鬆垮的菊穴輕易就包覆住瓶口--接著就是異物入侵時黏膜受到刺激的灼痛。

剛開始他還大聲叫著,接著叫聲越來越微弱,暈眩感加強昇華為頭痛。他又吐了,意識越來越模糊。

破敗的大神萬理終於倒下了。就在此時維修也結束了。

第二天,大神萬理神采奕奕的去上班。

沒有人記得那一夜的黑暗。

紙片人果然不會死呢,只消作者大筆一揮,他們便能從一場夢中醒來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鴉可 的頭像
鴉可

alienated

鴉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