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立波

*噗浪跟風:把一對喜歡的CP關進密室,只有一個人能活著出來。

*血腥注意

*便當注意

 

 

 

 

      「欸,真的沒有別的出口了嗎?」
       菲利克斯彎曲手肘枕在後腦勺,靠著灰白的水泥牆壁,年久風化的牆壁讓他草綠色的軍裝斗篷沾上一層灰粉。要是平常這肯定會被托里斯唸,但是現在托里斯在忙,一定不會注意這種小事的。
     「到處都找過了。」托里斯跪在地上,把牆角的每一吋都細細摸遍。「你也幫忙找找嘛。」
     「你不是說都找過了嗎?」菲利克斯抖動盤起的腿,望著這個毫無裝潢的房間,有的只是壁癌。「看來那是唯一的出口呢。」

      這個房間格局狹長,沒有窗戶,位於兩人所處位置另一端的小小的門是唯一對外的出入口,風格就和整個房間一樣,構造簡單,沒有任何多餘的裝飾。除了從天花板角落蔓爬而下的壁癌之外,唯一使這個房間不至於徒有四壁的,就是隔在兩端中間的一層層鐵絲網。鐵絲網不只密實,還帶有密密麻麻長著倒鉤的鐵刺,短則一公分,長則將近十公分都有,儼然是鐵製的荊棘。
     鐵絲網區前的地面貼有一張紙條:進入此房,非死即傷。

 

     已經被關在這裡多久了啊?少了日出日落作為基準的時間概念果然靠不住。假如托里斯大聲呼喚求救是照三餐來,那大概已經過了至少三天了吧?菲利克斯覺得筋骨有些痠痛,望前伸展伸了一個貓式的懶腰,然後匍匐爬向鐵絲網。
     托里斯一把將他拉了回來,「你在做什麼呀!」
     菲利克斯癟嘴:「我肚子餓了。」

   「你過不去的,會受傷的你!」「不然怎麼辦?在這邊活活餓死嗎?」菲利克斯企圖掙脫,又一再地被拉回來,最後被托里斯以身高優勢壓在身下。「都找了這麼久,你還是不願意承認這是唯一的方法嗎?」「繼續等待救援也比這樣自殘好。」「不會有人來救我們的。你都快叫破喉嚨了還不明白嗎?」菲利克斯承受著托里斯的體重,顯得有些換氣困難。「話說回來你叫了那麼久都不渴啊?」

 

     聽到這句話托里斯動作緩了下來。「對喔,渴死會比餓死快......」
     趁著對方鬆懈,菲利克斯一舉推開他跳起來,蹲在他面前視線平視。
「怎樣?我們至少要有一個人爬過那些鐵絲網喔!」

   「也對,一個人出去求援,一個人在這等......」
    就在托里斯托腮思考時,菲利克斯又趁隙往外爬去。「別去!」
    菲利克斯回頭:「難不成要你去?」
    托里斯頓了一下。「呃,或許我們可以......」
   「別說那麼多了,你就去啊。」菲利克斯在牆角躺下。「你比較厲害不是嗎?」

 

    托里斯嚥了一口口水,面對眼前即將到來的凌遲之刑捲袖,又想起面臨這種挑戰時其實身上的衣物是越多越好,於是又把袖子拉了下來--雖然大概沒什麼差別就是了。

    --皮肉之苦咬牙一下子就過去了。
    抹點口水就會好的。
    --如果小心一點......如果小心一點的話,說不定可以把傷害降到最低。
    真要論兩人誰比較適合這項任務,敏捷度和體型對方是不會輸的。但是這種需要精細動作的事情,就是不放心讓菲利克斯來做--何況還要冒著他求救不知求到哪裡去的風險。

 

    --既然下定決心了,就一頭栽進去吧。
   托里斯小心的掐住鐵絲不帶刺的段落,舉起雙手展開一扇拱門。
   菲利克斯忽然坐起。「托里,你真的要去啊?」
   托里斯已經半身進了鐵絲網叢。「傻瓜,你以為我會放心讓你去嗎?」語畢伴隨著一聲長長的嘶音,鮮血同時從好幾處劃開的傷口流下。

   托里斯深深吸了一口氣,繼續往深處爬去。臉上、手上、腿上、胸前、腹部,被勾住的皮膚順著前進的動作撕成長條,有些留在他移動過的三度空間位置,有些垂掛在傷口底邊,虛軟得像某種寄生蟲的死屍。
   看來再小心也都是枉然。領悟到了這點,他放棄小步小步的前進,改以大動作抓扒開闢道路往前,希望為自己的失血速度爭取時間。
「拜託你別再爬了,」菲利克斯第一次露出了驚惶的神色。「我剛剛亂講的,別再爬了--」

 

 「都已經爬一半了,難道你要我回去?」托里斯咬牙切齒地繼續往前扭動。「只能爬到底了--咳......」
一團血霧忽然從他口鼻咳出。他低頭(動作盡可能小)看看自己血肉模糊的身軀,發現一根細刺沒入了自己的兩根肋骨之間。微小而致命的細孔。
 菲利克斯看起來快要哭出來了。「你先待在原地別動--」
「不可能,這樣我會流血致死。」托里斯發出一聲淒厲的嘶吼,繼續往前邁進,掙扎的動作越來越像一條魚。

  一根又長又粗大的鐵刺刺進他的腹部,導致他移動時內臟一陣翻攪。
  剩一步了......
  伴隨著一口鮮血他向前一撲,更多脫垂的長條狀虛軟物事猛然抽離留在鐵絲網叢裡,回不去了。
  總算自由的托里斯趴在血泊裡呻吟了一陣,看著被刺穿的股動脈汩汩冒血,赫然想起自己已經沒有時間可以浪費。
「我馬上...就去求救......」扶著門把支起身子,他轉頭看著驚愕到無法言語的菲利克斯。「你等我一下,菲......」
 碰。

 

  開門的瞬間傳來一陣巨響。

  這間房間似乎裝設著某種機關,在門被打開的瞬間,底部那端的石製天花板整塊降下。原來天花板是正好削切得能填滿石室的巨石,房間的面積瞬間少了一半。
  直到粉塵散去,托里斯才看見石牆底下緩緩流出的鮮血。但他看不到殘骸,不知這是幸運或是不幸。
「菲......」

 

 

 

======================

發覺我寫過的立波意外的少...以後應該多寫wwww

======2015/01/09======

啊幹,改了版型後字底色都跑掉了

好懶得一篇篇檢查啊,話說這篇人氣居然151了?!(大驚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alienated

鴉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糜梓
  • 好虐呀......
    下次一定要甜文呀啊啊
  • 這封就是虐風啊ㄏㄏ

    鴉可 於 2015/01/09 23:2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