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空設定

*強姦情節有

 

娜塔的家位於一座多雨的山城,一棟老舊公寓的四樓。三房兩廳,木頭茶几沙發和電視,娜塔的房間和父母的房間,就是這般平常的格局。娜塔的生活很平凡:在城裡唯一的小學上學,放學就回家,這般平順的長到了十二三歲。

事情是發生在那年夏天,娜塔剛上了私立中學的美術班,夢想成為大藝術家。

娜塔的爸爸酒後開車衝出了護欄,副駕駛座是媽媽。山裡的夏天仍是陰沉黯淡。

娜塔的監護權被判給了在外地工作的哥哥,於是哥哥回到了多雨的山城。他和娜塔一樣有著奶油色的頭髮,差別在於娜塔的頭髮有如瀑布般柔順,而哥哥的頭髮則像瀑布下方的捲渦。哥哥笑的時候臉頰也有酒渦,奶油色的髮旋好像整頭都在微笑。

娜塔好迷戀這些髮旋,還有哥哥帶著酒渦的笑臉。素描本上沙沙遊走,一渦又一渦,構築出一幅名為愛的抽象畫。

不善言詞的她天天畫著這些畫,一幅又一幅。

原本她是帶著有點睥睨的眼光活在這世上的。十三歲,多愁善感的年紀,已經見識過死亡的她總覺得自己比同學多了一些高度,令她能以中等的身高在班上鶴立雞群。她不愛講話,看不起那些為了小情小愛哭著笑著的同學,嘰嘰又喳喳,吵死了。

可是當她見到許久未見的哥哥挺拔的身姿,卻覺得全身筋骨都軟了下來,軟到可以使她匍匐地表,親吻哥哥的腳趾。

「結婚……結婚……」

說不出來的只能用畫的。油彩勾勒出披著婚紗的新娘。

她亦步亦趨的跟著哥哥,渾然不覺哥哥疼愛她的大手背後,是一雙不安的眼睛。

她對自己的性感魅力渾然不覺。

人長得冰肌玉骨,初初發育的乳房非常煽情。儘管五官僅只是堪稱端正,卻散發出一股空靈的秀氣。

這天,哥哥下班回家。似乎是在公司受了什麼氣,整晚他都仰頭灌著伏特加,千杯不醉的他臉上居然泛起了些微紅暈。

「哥,我要去睡了。親一個好嗎?」

「你不要過來。」哥哥陰鬱的說。

娜塔總是視哥哥的拒絕如無物。她靠上前,啄上了哥哥的臉頰,柔軟的胸脯不經意地靠在哥哥的臂膀上。

「叫你不要過來聽不懂嗎!」

酒氣和轟然耳鳴鋪頭蓋臉,娜塔從來沒有見過哥哥發這麼大的脾氣。但不知何故她卻不怎麼害怕,反倒有一絲絲的快感。很好,哥哥注意到我了。她拉著哥哥的手左右搖擺。

「今晚可不可以和娜塔莉亞一起睡?」

哥哥用力甩開她的手。

這一甩另娜塔既受傷又有成就感。她半撒嬌半惱怒的說:「你從來不真正關心我。」

說著她打了個呵欠。她緩步踱回房間。

沒想到哥哥跟上來了。

哥哥將娜塔撲倒床上,沒有預備好的她發出一陣冰爽的尖叫。

「關心?我這就讓你感受什麼叫做真正的關心!」

薄薄布料製成的睡衣被撕裂,娜塔全身上下剩下一條棉布內褲,包覆著渾圓的屁股。

內褲上還有紅色的小蝴蝶結,一件小女孩的內褲!

伊凡貪婪地把內褲扯到腳踝,娜塔這才開始感到不對勁。

「不要!拜託!不要!」

「聽話!」

酒精的氣息噴到娜塔臉上。下一秒,她被壓在哥哥的大腿上,大掌啪啪啪的拍打她蜜桃般的嬌臀。

娜塔哭了,不是因為痛,而是因為又羞又窘。她一個冰清玉潔的女孩子受不了這樣的羞辱。

她滿臉淚花的對哥哥喊出了一句她永遠想不到會對哥哥說出的話:「我恨你!」

「我還會讓你更恨我。」哥哥的酒渦又出現了,彷彿要將娜塔拉入深不可測的水底。

他鬆開領帶,將娜塔的雙手反綁在床柱上。

娜塔死命的掙扎,恐懼之中卻帶有一絲絲的甜蜜。於是哥哥終究進入了她。娜塔感到一陣撕裂的痛楚,幾乎要將她整個人撕成兩半,但其中卻含有一股狂暴的喜悅。

「是哥哥,原來這就是哥哥!」

她興奮到全身顫抖。

事後娜塔懷孕了,她向學校老師供稱,兇手是有跟蹤騷擾前科的同班男同學托里斯,害得無辜的男孩百口莫辯的被退學。

於是娜塔和哥哥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娜塔眨著那對內雙的杏形眼睛,在日記本中寫道。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鴉可 的頭像
鴉可

alienated

鴉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