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腥有,獵奇有,虐有,便當有,慎入
※不忍心讓小灣下來玩,所以小灣是導演(小香是攝影!)
※設定讓烏姐姓烏名克蘭(很謎的避檢索法
※出場人物:意兄弟、親份、獨、普、日、中、韓、北米雙子、英、法、露、烏、白、三小國、波、奧、匈、瑞、列、北oh、希、土


------------------------------------規則兼防雷頁--------------------------------

這篇是以人狼這個遊戲為藍本寫成的
規則有點複雜,已經知道的可以跳過這樣~
    在一個村子裡有人狼出沒。每天晚上,人狼都會互相討論並咬殺一人。但在白天的時候,大家看起來都是普通的村民。所以,村民每天都會投票,吊死一個他們懷疑是狼或狐的人。因為只要遊戲結束時妖狐還活著,都算狐側贏,所以人和狼都會希望妖狐死掉。
    如果人狼全滅,人側就贏了;如果人的數量少於或等於人狼,狼側就贏了;如果遊戲結束時妖狐還活著,狐測就贏了;如果十輪投票沒有結果,系統判定和局。

-----職業介紹-----
----人側----
無職村人x10:沒有特殊的能力
占卜師x2:每天可以占卜一個人,得知他是人是狼。如果占到妖狐,占卜結果顯示是人,而那隻妖狐會被咒殺。
靈能者x2:知道前一天被吊死的是人是狼。能分辨子狐、大狼。
獵人x2:每天晚上能保護一個人不被狼咬死。不能保護自己。
共有者x3:晚上能互相說話的三個人。確知彼此的身份。
貓又x1:每天能使一個人復活,但成功機率很低。另外,如果貓又被吊死,會毒殺一個村民;如果被咬死,會毒殺一隻狼。

----狼側----
人狼(含大狼)x7:每天晚上可以互相討論,並咬殺一個人。咬不死妖狐。其中有一隻是大狼。大狼被占卜時,有一定的機率會顯示為人。
狂人x1:就是普通的村人。可是因為勝負跟著狼側,所以會幫助狼。

----狐側----
妖狐x1:狼咬不死妖狐。被占卜時會被咒殺,但占卜結果顯示為人。
子狐x1:狐側的占卜師。占卜有一定的機率會沒結果。知道妖狐是誰,但妖狐不知道他是誰。
----不限定側兼職----
權力者x1:投一票等於投兩票
決定者x1:票數相同時,決定者的票有優先權。不知道自己是決定者。
廢話不多說,開始囉~

--------------------------------------------------------------------------------

第一夜
    克蘭一邊研究手中的精裝小冊子,一邊消化剛剛擴音器裡傳出的話。這是一間簡陋的小屋,小小的窗外似乎是一座村落的廣場。克蘭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在這裡。
    「歡迎光臨我的人狼村。我一共找了30位來玩這場遊戲。你們分別屬於人、狼、狐三個陣營,並被賦予各種不同的能力。詳細的規則都在床頭那本小冊子裡。如果讓我發現你們當中有誰沒有盡全力達成自己的使命的話,我想……我可不敢保證會有什麼後果喔!」
    聽到這一席話,克蘭慌忙地往床頭摸索,果然碰到了精裝書皮堅硬的稜角。一翻開,就看見一行燙金字體,在昏暗的夜色中閃閃發光:
    您所扮演的角色是獵人。
    她的目光自書上移開,看見地上擺著一付看起來很難操作的機具。心思亂成一團的她拿起防狼陷阱時,還差點把它摔到地上。
    那……就盡好身為姊姊的職責吧。
    就在克蘭這麼想的當下,她已然跪在小露的門前,認真研究起那看起來很難用的機具該如何操作。
 
第二日
    「呐吶~這裡是哪裡?」
    「應該是什麼整人節目之類的吧!」
    「到底是誰在亂開玩笑?Hero命令你立刻出來!」
……
     海格不想加入眾人的吵吵嚷嚷。昨晚睡眠不足讓他精神渙散,眼皮好幾度合起,又被一股不詳的預感模糊地喚醒。就在他的眼皮又要閉上之際,目光焦點卻意外對上某個碎瓦般被棄置地面的不明物體。那股不詳的預感陡然變得具體:他就覺得好像少了一個人——
    碎裂的面具黏著一塊血淋淋的皮肉,和一具屍首那只剩少許肌肉和骨架的半張臉間,只有一根韌帶危顫顫地連著。眾人發現屍體時引發了一陣不小的騷動,然後便七手八腳地把薩德克埋了。海格楞楞地在旁看著這一切。
    「兩位占卜師在哪裡?先說出昨天占卜的結果吧!」路德的一句話讓眾人的慌亂稍微沈澱。
    「萊維斯是人類阿嚕。」
    「怎麼那麼巧?我也是占卜師呢!」萊維斯瞪大了眼:「海格也是人類。」
    「等……等等!一定有什麼搞錯了。我才是真的占卜師。」眾人全望向突然發言的托里斯,形成一股無聲的壓迫感。「菲利其亞諾是人類。」
   馬修:「我也是占卜師啊~阿爾他是人。」
   「真正的占卜師只有兩個。」亞瑟托著下巴:「那麼應該有一個是子狐。」
    「也有可能是狼或狂人假扮的。」羅德補充道。
    「不管誰是真的,沒有占出狼來,我們還是一點線索都沒有。」法蘭西斯一句話,又讓眾人陷入沉默。
    「我要回家看天國的階梯啦!我一定要那個混蛋賠償!」
    「現在到底是怎樣啦!你給我解釋清楚啊混蛋!」羅馬諾用力扯著安東尼奧的衣領。正當安東出口安撫時,廣播器傳來的聲音令眾人一陣惡寒:
    「快要日落了,請趕快投票。」
    「怎麼可能那麼快?Hero命令你不要下山!」阿爾對著夕陽怒道。
    「笨蛋!還不快去投票!」
    「啊,那個……」本田想起一直蹲在薩德克墓前若有所思的海格。「海格,請別忘了投票。」他走到海格身後。
    「對手……沒有了。」
    海格忽然緊閉雙眼,臉頰脹得通紅,壯碩的身軀不住抽搐。
    本田和海格還算有點交情。他從來沒有看過海格這個樣子。
------------------------------------------------------------------------------------------------------------------

對了,如果把整篇反白來看,這篇文是有玄機的唷…(壞笑)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alienated

鴉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